返回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一十二章 诛仙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七百一十二章诛仙阵

    西天,乌云笼罩,气氛压抑。

    菩提树下,西方教三位教主并排而坐,愁云密布。

    武当派的异军突起,到如今的一发不可收拾,是接引道人三人万万也算计不到的。

    四教重立天庭,独缺西方教,西方教不仅无奈,更多了份恐慌。

    三教一家时,西方教就暗地恐慌,终斗得通天殁,本以为西方教的春天到了,却发现四教成一家,至圣者增到了五位,转眼间寒冬突然袭来。

    “四教一家,黄帝居大天尊,恐西方教危矣,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接引道人苦笑道,接引道人此话乃是指他西方教若老老实实呆在西天,不去染指仙界之事,却也不会有今日之忧。只是事已发生,惋叹与事又有何补呢?

    准提和释迦牟尼闻言沉默不语,良久之后,准提道人道:“兄长也无需过多担忧,老子和元始当年与你我合击通天,已经贻笑大方。今日他若再联合云明等人,以众欺寡地围攻昔日战友,恐怕他们今后再也无脸称三清了。故他们若还要些脸皮断不会亲自出手攻击我们。去了老子和元始,他们也不过就三位至圣者,当年通天一人独挡你我四人,今日我们三人难道还怕了云明等人不成?”

    准提道人闻言,脸色稍缓,点了点头,道:“贤弟此言有理,单单云明、镇元子、玄一三人,为兄倒也不怕。就恐老子和元始两人不顾脸面,却又奈何?况且还有天庭合四教大军?”

    三人又一阵沉默。

    上清天,张三丰四人几乎同时睁开了双目,四剑便突然消失了。

    张湖畔心意一动,天空响起清脆的铜铃声,空中蓦然多了个古朴的铜钟,铜钟轻飘飘地落入了张湖畔的手掌心,接着又不见了。却是张湖畔以混沌钟压制诛仙阵的凶光,以免杀戮之气弥漫上清天。

    张湖畔撤了混沌钟后,四人出了碧游宫。

    上清天上空仙乐异香飘缈,却是老子骑板角青牛,元始天尊乘九龙沉香辇,黄帝乘轩辕战车从天而降。

    张三丰四人迎三人入了碧游宫。

    众人在碧游宫中商讨一番,就有云霄娘娘捧张三丰玉符飞赴西天去了。

    西天,西方教三教主仍然静坐菩提树下,有童子报,云霄娘娘持截教太上教主玉符来见三位教主。

    接引道人脸色微微一变,道:“引她过来。”

    不一刻,英姿飒爽的云霄娘娘手持玉符昂然立于菩提树下。

    “截教云霄奉太上教主之命见过三位教主。”云霄娘娘微微躬身道。

    接引道人三人微微点了点头。

    “不知玄一道友有何指教?”接引道人问道。

    接引道人话音刚落,云霄娘娘手中的玉符便缓缓飞飘向接引道人。

    玉符静悄悄地落在接引道人手中,接引道人神识一扫,便一目了然了。

    他的双目闪过一丝喜色和无奈,接着将玉符转给了准提道人和释迦牟尼。

    两人看了也是微微现出一丝喜色和无奈。

    接引道人对云霄娘娘道:“请转告玄一道友,此建议甚好,我等接受了。”

    云霄娘娘闻言,微微躬身,便转身离了西天。

    云霄娘娘一走,接引道人苦笑道:“诛仙阵虽厉害,我等却也不得不应战,否则天庭合四教大军便立刻踏平我们西天。”

    准提道人和释迦牟尼微微点了点头,准提道人道:“诛仙阵虽厉害,但老子和元始不参战,我等胜算已经多了一份。况对方舍绝对优势而逼你我三人战,说起来他们还算是顾念我西天亿万生灵性命。”

    接引道人闻言再次苦笑道:“西天任何人可放过,唯我们三人他们不愿放过,也罢,一战定西天命运!”

    准提道人摇摇头道:“不然,还有燃灯、弥勒等人他们也不愿意放过。”

    接引道人和释迦牟尼闻言,再次沉默了。诛仙阵有四门,他们三人可攻四门,还剩一门唯有合燃灯等西方教至少亚圣级别以上的厉害人物方能破。而诛仙阵四门,云中子实力最弱,西方教若集合燃灯等人攻破一门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阵法之道讲究整体,一门即破,四门皆损,西方教凭此一战扭转局势,重获偏居西天的希望还是很大的。但同时,诛仙阵凶险无比,无仙不诛,况且主阵的有三位至圣者,哪怕准提和接引两人陷入阵中,也有身损而亡的凶险,更别说燃灯等人了。他们若败,便相当于西方教高层人物全体覆没,西方教也将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再无崛起机会,西天也将被正式纳入天庭统辖的地盘了。

    诛仙阵可以说是张三丰留给西方教最后一线希望,同样埋葬西方教最后一线希望的也很有可能恰恰是诛仙阵。接引三人无法拒绝这一线希望的诱惑,因为若天庭合四教之兵大举进攻西天,那么西方教就连一线希望也没有了。

    数年之后,西天外,杀气腾腾,阴云惨惨,怪雾盘旋,冷风习习,凶光或隐或现,或升或降,上下反覆不定。

    远远望去,只见半空中有四个门,每门之上都有一剑,那剑森冷锐利,隐隐有剑吟之声,那声音在空中传荡开来,整个天地便瑟瑟发抖,天地一片寒冷刺骨。

    那门后各端坐一人,东门是张三丰,门上是诛仙剑,南门是镇元子,门上是戳仙剑,西门是云中子,门上是陷仙剑,北门是张湖畔,门上是绝仙剑。

    这阵看似不大,但给人感觉却将整个西天都给笼罩住了。

    西天远远亮起光芒,梵音阵阵,却是接引道人等三位教主率西方教门人来破诛仙阵。

    接引道人等人一到,诛仙阵内凭空起雷声,接着阵内腾腾黄烟起,艳艳金光生。

    众人再见不到张三丰四人,只见阵内凶光冲天,那凶光变化出剑戟戈矛,密布阵内,似乎整个天地都塞满了凶器。

    接引道人和准提道人曾经与老子和元始天尊四人合力破过通天布的诛仙阵,当年破阵时信心十足,如今却是有些心惊胆寒。

    接引道人一声令下,接引道人祭了九品莲台攻东门而去,准提道人祭了加持神忤攻南门而去,释迦牟尼合弥勒攻北门,而燃灯则合血河老祖等十多位西方教最强者攻西门。

    接引道人进了东门,只见阵内凶光满天,寒风刺骨,就连接引道人都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诛仙阵内广阔而无垠,灰灰朦朦,凄凄惨惨,犹如荒漠之地,一眼望不到尽头,接引道人运起玄功,额头中间现一白珠在旋转,那白珠射出耀眼的白光,眼前幻境尽失,只见不远处一八卦台上坐一人,正是张三丰,而张三丰身后隐隐有一线光。

    接引道人知道那便是诛仙阵唯一的出口,自己既已入得阵来,唯有败了张三丰方能出此阵。

    张三丰见接引道人入阵来,双目寒光一闪,手往东门一指,那诛仙剑便朝接引道人射去。

    接引道人不敢大意,急忙祭九品莲台与诛仙剑相斗。

    九品莲台光芒照耀了整个天地,大如九座大山,每每砸向诛仙剑都有雷霆万钧之势。

    接引道人满脸凝重,目光凶悍,竟是一上来就用了全力,盖因他若破阵而出,便算是西方教赢了。

    幸好张三丰厉害,接引道人虽然打得凶狠,那九品莲台却牢牢被诛仙剑纠缠住,脱不开身。

    准提道人此时入了南门,他比接引道人还猛。镇元子还未出手,他便祭了加持神忤朝镇元子猛攻而去。镇元子祭了戳仙剑,头顶顶着地书。镇元子虽然占了阵法优势,但镇元子比不得老牌至圣者准提,再加上准提攻势凶猛,便落了下风。

    阵内天地由张三丰四人主宰,接引和准提只能各见一门,而张湖畔等人却能见整个大阵天地。

    张湖畔见准提凶猛,手一指绝仙剑,绝仙剑便化为一道寒光朝南门而去。

    正当这时释迦牟尼和弥勒赶到了,他们见张湖畔射出绝仙剑,大吃一惊,释迦牟尼急忙举了金刚忤朝张湖畔当头砸去,而弥勒头顶升起一口袋,乃是乾坤袋,也称后天袋。此袋厉害之际,号称可装天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