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一十五章 灭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七百一十五章灭杀(下)

    张湖畔哈哈一笑,头顶那混沌钟立刻叮当叮当响个不停,钟大如山,混沌之气绕体,呼啸着便向接引道人罩去。

    接引道人知道那混沌钟乃顶级先天宝物,与盘古幡、太极图一同乃盘古大帝当年的开天斧所化,发挥到极致可罩天地,恐怕比他的九品莲台还要稍胜一些。他虽然为至圣者,却也不敢轻易被其罩入。

    无奈之下,接引道人猛喝一声,那九品莲台暴涨,霞光万丈,照得天地通明,堪堪托住了混沌钟。

    张湖畔见混沌钟落不下去,也喝了声,头顶竟现了日月星辰,星光璀璨,却是张湖畔使了力,想将那钟给罩下去。

    接引道人顿时感觉压力倍增,这个时候不要说破阵了,只要不被那钟给罩下就算不错。

    接引道人连连打了好几个法诀,全身金光万丈,方才挡住了混沌钟。

    张三丰哪肯放过这等好机会,那诛仙剑再次剑芒暴涨,闪电般地猛朝九品莲台劈下。

    一剑一霞光,每一剑都能削去接引道人千年功力。

    接引道人郁闷的要吐血,知道不能让张三丰攻击下去,无奈又祭出了一拂尘,那拂尘上有五色金莲,却也是厉害法宝,当年诛仙阵内,接引道人就用这拂尘接过通天的诛仙剑。

    拂尘一出,朵朵莲花托剑芒,一时间张三丰的攻击被此拂尘挡了不少。不过如此一来,接引道人以九品莲台托混沌钟,以五色金莲拂尘托诛仙剑,说不出的费力,真要这般打斗下去,就算是至圣者,也要累得脱虚!

    张湖畔见混沌钟一时奈何不了接引道人,却也不急。这接引道人不是释迦牟尼,乃至圣者。虽说至圣者万劫不复不是绝对之事,但也确实不是说杀就能杀得了。当年四大教主合攻通天,通天不也是过了无数年后才身殁吗?当然这跟老子和元始天尊顾念兄弟之情,通天实力只逊老子一人,也有一定关系。但不管怎么说灭至圣者不是简单之事,甚至可以说是天方夜谭之事。若不是张湖畔和张三丰两人实力稳胜接引,又有诛仙阵相助,张湖畔他们也不敢妄图杀灭接引道人。可以说,对于张湖畔而言,释迦牟尼乃硬度超强的金属,而张湖畔乃金刚钻,真要发力,释迦牟尼终究难挡。但接引道人却不同,他同样是金刚钻,无非品级差了些,强强相撞,就算张湖畔这样强悍的人,估计也得落个重伤。为今之计,就是要慢慢地磨,凭借优势,将接引道人给慢慢地磨没了。

    张湖畔脸上露出冷笑,天空多了个青色葫芦,正是改进后的斩仙飞刀。

    接引道人脸色再变,到了他这等层次,除了少数几件法宝,其他法宝可以说一概无视,很不巧,这斩仙飞刀属于那少数的法宝行列,而且这斩仙飞刀还多道金光。

    接引道人无奈,现了法身,有二十四首,十八只手,手中持璎珞、伞盖、花贯、鱼肠、金弓、银戟、宝锉等等。那些东西件件光芒万丈,都是接引道人大法力所凝结,否则他若以肉身硬扛斩仙飞刀,恐怕要留下伤痕了。

    张湖畔见状,也不急着猛下杀手,只管指挥着斩仙飞刀不停放金光,白光。每一次攻击都能让接引道人法力所凝结的法宝光芒弱一分。

    接引道人叫苦不已,却也无奈,在绝对优势面前,接引道人也不得不低头,不得不吃哑巴亏。如今之计,只有硬扛着,等准提道人破阵而出,也就算他西方教胜了。

    准提道人的光景比起接引道人好多了,但却也说不上轻松。本来准提道人稍微胜过刚刚晋级至圣者的镇元子,奈何突然又加入了一位云中子。

    这云中子要在往常,就算他的阵法再厉害,准提道人也不放在眼里,奈何,他本就只稍占上风,猛然加入云中子,形势对他就十分不利。而且云中子法宝来得个多,有杏黄旗、素色云界旗、定海神珠护身,就算准提道人想下狠招杀云中子,一时也奈何他不得,况且还有镇元子拖着他。更可气的是,云中子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实力差了准提道人一大截,经不起他的攻击,只是远远躲在一边,祭三宝玉如意不时攻击准提道人。

    这三宝玉如意原是元始天尊之得意法宝,比那盘古幡也不过稍稍差了些,与准提道人的七宝妙树同个级别。准提道人虽然自负,却也不敢随意硬接三宝玉如意,无奈分心防着三宝玉如意。

    时光飞逝,一年之后。

    诛仙阵东门,接引道人如今的法身已经残肢断臂,十分的恐怖,面色凄苦,神情萎缩。

    那混沌钟仍然如山一般压着九品莲台,张三丰诛仙剑仍然不时落在五色金莲拂尘的莲花之上。

    一年的时间,接引道人整整硬扛了一年时间,几乎到了灯油耗尽的境地,但他仍然死死撑着,等待奇迹的发生。

    突然,张湖畔和张三丰同时怒喝一声。

    张三丰头顶的太极祥云猛地亮了起来,那黑白两光如两个太阳般光芒大放,一黑一白两光紧紧射住接引道人的泥丸宫。而诛剑仙则猛地一劈,竟然将五色金莲拂尘上的莲花给削掉了。

    接引道人心神大震,鲜血狂喷而出。

    正在这时,张湖畔终于开始采取了最强悍的战斗,只见他两眼怒瞪,竟现了盘古真身,肌肉虬结,一条一条纠结在一起,像轧钢一般。

    铁拳如山,快如闪电,瞬间便出现在接引道人的眼前。

    嘭!一声巨响,天崩地裂一般。

    接引道人身上金光泛散,整个人血肉横飞,张湖畔的拳头直接穿过他的胸膛,从他的后背穿出。

    接引道人巨大的身子轰然倒地,倒地之前,他的双目里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目光,是的,怎么可能?他的拳头怎么可能击穿自己万劫不复的身子呢?却不知道整整一年的磨损,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到了灯油枯竭的境地,他的身子也已经大不如前,而张湖畔,他却相当于盘古大帝复生,肉身之强悍堪比最厉害的法宝!

    接引道人双目终于流露出绝望的目光,他知道就算现在自己出了诛仙阵,过不了多久,他同样得步通天的后尘。

    接引道人真的不甘心,但不甘心又能如何呢?

    接引道人一倒,那九品莲台再也托不住混沌钟。混沌钟黑漆漆的洞口,轰得一声,将接引道人给罩了进去。

    混沌钟一收接引道人,张湖畔立刻盘腿而坐,满脸凝重,双手连连向混沌钟打着法诀,头顶星光璀璨,将整个天地照耀得通明。

    混沌钟内,地水风火,雷鸣闪电,日月星辰,所有恐怖的力量铺天盖地地淹没了奄奄一息的接引道人……

    诛仙阵,.突然大雪纷飞,寒风呼啸!

    准提道人仰天凄厉地尖叫,那叫声撕心裂肺!大雪因为这叫声,飞舞得更加的凄凉。

    准提道人双目赤红,披头散发,加持神忤和七宝妙树疯狂的飞舞着,整个天地一片混乱。云中子虽然有定海神珠、素色云界旗、杏黄旗护身,但仍然被加持神忤和七宝妙树余威给冲击得心神连连受震,光芒泛散。不过云中子此时却不退反进,他知道准提道人要拚命了,自己若不咬紧牙关攻击,镇元子恐怕要受伤。

    嘭!嘭!

    地书摇摇欲坠,镇元子脸色有些苍白,而云中子更是被远远击飞,嘴角挂下鲜红的血滴。

    准提道人受镇元子和云中子全力一挡,力竭,无奈连连后退。

    吼!吼!

    准提道人如困兽般,连连怒吼。他知道接引一去,他除了拚命外再没有机会出去了。

    正当准提道人想再次拚命一击时,突然镇元子和云中子同时消失了。接着整个天地亮了起来。天地现了四门,东门端坐着张三丰,南门端坐着镇元子,西门端坐着云中子,北门端坐着张湖畔。每人头顶悬着把剑,正是诛仙四剑。

    荒凉的天地,凄厉的寒风刮过,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孤单凄凉地站在大地之上。四个大门看起来近在眼前,却又遥不可及。

    准提道人凄然一笑,四队人马破四门,如今却只剩自己一人。

    诛仙阵四剑构四门,四门组成一个真正的天地,一个自己再也无法突破的凶煞天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