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唐朝好医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快速解酒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初春时节,江南水乡,夕阳已落,华灯初上。

    小城里有处小酒店,位置偏僻,门面也不大,店名却甚是雅致,名为唐时明月,店里正中摆着个一人多高的大酒瓮,据店主自己说,这大酒瓮是唐朝古物,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大酒瓮里装满了自酿美酒,酒味甘醇独具特色,是小店的不倒招牌,寻遍江南,只此一家。

    店门一开,外面走进两人,都穿着笔挺西装,年纪不过二十五六,说说笑笑的进了店来。老板见了他俩,顿时一乐,笑着叫道:“王大夫,张老板,有些日子没来了!还是老规矩?”

    两个年轻人找了张没人的桌子坐下,其中一个笑道:“还是老规矩,快着点儿啊!”

    “没说的,绝对快!”老板回头冲着厨房里喊了声:“椒香鸡丝,干烧芋艿鸭,点上醋少放盐!”

    厨房里一连串的答应,显见这两道菜是常做。

    被称做王大夫的年轻人名叫王平安,今年二十六岁,出身医学世家,家里开了个中医诊所,在小城里相当有名。他年纪虽轻,但医术却高,治好过不少疑难杂症,算是个小名医。坐他对面的是好友张其实,两人是高中同学兼好友,没事儿时爱往一块凑,吃点儿小菜喝点儿小酒,谈谈心事。

    一边等着老板上菜,两人一边喝茶聊天,张其实问道:“平安,家里生意挺好吧,最近没怎么看你出来啊!”

    王平安笑了笑,摸了摸鼻子,道:“确实不错。现在的人也开始喜欢看中医了,尤其养生方面,自从我家开始卖调理药汤,上门的病人成倍往上翻,现在每天都能接两百多人,从早忙到晚啊!我琢磨着应该招几个帮手了,就从省医学院的毕业生里招。”

    张其实将领带松了松,喝口茶问道:“我有段时间没去你家了,还真不知道你家开始卖调理汤药的事。这汤药是怎么回事,是你开出药来,病人回家自己煎着喝?”

    王平安嘿了声,摇头道:“哪有这么麻烦,现在是什么时代,哪还有自己煎药的,尤其是现在的白领,工作压力那么大,怎么可能自己花时间去煎药,再说他们也不会煎啊!是这么着,我开出药来,我家那几个小护士给煎好,然后用真空袋一装,给病人拿回家去,一次开一个礼拜的剂量,按量喝就成了,方便得很。”

    张其实笑了,大声说道:“那可简单了!”他拍了拍自己日渐发福的肚子,又道:“就去年一年的功夫,我胖了不少,没办法饭局太多,吃得我直长肉,人一胖病就来,最近总是头晕,你说我该吃点什么药,好好调理调理。”说着他把手腕伸了过去,想让王平安给他号号脉。

    王平安笑着摇了摇头,拍拍老朋友的手,道:“我早就看出来了,你这是由于肥胖引起的高血压,现在还不严重,所以只是头晕,要是再不及时治,那以后毛病可就多了,不少病都是高血压引起的。”

    张其实一听就急了,道:“呀,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有可能真就是高血压,这得吃药啊,你快帮我仔细看看!”非要王平安给他号脉不可。

    王平安只好用三根手指按住了他的手腕,隔了一会说道:“你最近是不是少睡多梦,而且尿黄便秘?”

    张其实咝地抽了口气,点头道:“是,确实是,我以为是上火呢,没往别的地方多想。”

    王平安嗯了声,道:“你这是肝阳上亢型的,还不严重,也不用特地买降压药吃,注意饮食,用食疗就成,吃点平肝阳的东西。”

    张其实一拍大腿,道:“等会我就和你一起回家吧,赶紧给我开点药汤喝喝!”

    王平安笑着说:“还不到喝药汤的地步呢。这么着吧,我给你开个方子,你回家自己弄就成,很简单的。”他转头冲店老板道:“老板,帮忙拿纸笔过来。”

    “来咧!”老板一声答应,拿着纸笔过来,放在桌上,问王平安道:“要记东西?”

    王平安答道:“我给其实开个方子,食疗的。”

    店老板哟了声,站在旁边不肯走开,道:“食疗的啊,这可是好东西,我也看看。”

    王平安拿起笔,在纸上一边写一边说:“很普通的方子,但很有效。买二两桑椹,再买半斤枸杞菜,要带梗的那种,不用买什么药罐子啥的,用家里的电饭锅就成,先按锅上的刻度加八百毫升水,然后放药,药得洗干净,别直接就往里扔!”

    张其实笑道:“那能不洗吗,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

    王平安接着说:“熬二十分钟,不要时间太长,把药渣扔了,你把汁当茶喝,一天两天喝完都成。连着喝一礼拜,你那头痛、心跳、头重脚轻的感觉就能好的差不多了。这方子一点副作用没有,比你买西药吃可强多了。”

    张其实拿过纸,看着道:“天天弄这个,也挺麻烦啊,用没有更简单点的?”

    店老板在旁边笑道:“两味药还嫌麻烦啊,再简单可就得一味药了,那能治病么?”

    王平安看着老板,道:“你还别不信,真有一味药的,甚至连药都算不上。花生仁挑好的拿二两,泡到半瓶米醋里头,泡五天,然后每天早晨空腹吃十到十五颗,一样有效,只不过吃的时间长点!”

    啪,张其实一拍手,笑道:“成了,我就吃花生仁了,这个简单啊,不用熬,连电饭锅都省了!”他一推店老板:“行了,别看热闹了,赶紧给我们上菜啊,等着吃呢!”

    “马上来,马上就来!”店老板忙不迭地答应。过不多时便送上菜来,王平安和张其实边吃边聊。

    他俩快吃完的时候,就听雅座里面有人叫喊,说有人喝多吐了,让老板给拿热水,老板跑进去一看,顿时一脑袋汗,叫道:“哎呦,别往墙上吐啊,我这店还开呢!”

    原来,里面有个客人喝多了,扶着墙大吐特吐,吐得满墙满地都是,胃里的东西吐干净了,还是不停地干呕,满脸憋得痛红,可就是停不下!

    店老板叫道:“这个喝热水不好使,得喝醋!”颠颠地跑了出去,拿了一小瓶醋进来。

    看着店老板忙里忙外的,张其实放下筷子,对王平安说:“这店里太吵了,咱们吃得也差不多了,这就走吧!”

    “成,那就走人!”王平安站起身,叫道:“老板,结帐!”说着就要掏钱夹。张其实却道:“你可别着,这顿我请,别跟我抢,咱哥俩不兴来这一套的。”

    店老板忙得一头汗,在雅座里叫道:“这也喝不进去啊,反倒呛着了。张大夫,你来看看吧,拜托拜托!”

    王平安笑道:“这还走不成了!”他是大夫,遇到这事,不理不睬可是不成。他进了雅座,刚挑开门帘,里面一股酸臭味就扑鼻而来,他一皱眉头,走到那个呕吐的客人跟前,心里想:“这是何苦,喝这么多干嘛!”

    呕吐的客人是个中年人,大概四十来岁年纪,吐得脸都发紫了,屋里还站着几个小青年,都急得满头大汗,不知所措,有的人不停地道:“要不送医院去洗胃吧,别是酒精中毒!”

    王平安拍了拍中年人的后背,观察了下,道:“没大事,不是酒精中毒。老板切块姜来。”

    店老板连忙又出去切姜。王平安扶着中年人坐下,抬起他的一条腿,按住膝盖外的足三里穴,开始按摩起来。说来也怪,他只按了几下,中年人的干呕就止住了。

    王平安示意那几个小青年,让他给中年人擦干净嘴边的秽物,说道:“你们常喝酒的人记住这个小窍门,再有喝酒喝多的时候,就按这个地方。看清楚,这叫足三里穴,别看有个足字,但是在膝盖外面,可不是在脚底板上。”

    几个小青年唯唯诺诺地点头答应,一个人问道:“您这是针灸吧,足三里穴是什么穴啊,以前都没听说过?”

    王平安冲他一笑,道:“针灸?还足疗呢!这就是个小窍门,别看简单,但好用得很,记准穴位就成了。足三里穴属于足阳明胃经,是调理脾胃的大穴,喝酒伤胃呕吐不止,按这个穴自然就有效。”

    几个小青年都蹲了下来,看他按穴位。张其实嫌屋里味太大,靠在门口看王平安按穴,笑着道:“我说哥儿几个,你们还不知道吧,我这兄弟要放古代可是神医级的人物,能替人打通任督二脉,造就武林高手。不管男侠女侠,要想成名,找他就行!”

    王平安呵呵笑起来,回头冲他道:“你可别逗了你!”

    店老板拿着块生姜跑了进来,见中年人已经不干呕了,乐道:“咦,这就好啦?”把生姜递了过去。

    王平安把生姜塞到中年人的嘴里,让他含着,道:“等一会他气喘均了,再给他喝点谈盐水就可以了。行了,没事了!”拍拍手,站起身,招呼着张其实走了。

    他俩出门不大会儿功夫,那个中年人长长地出了口气,身子一歪,卟的放了个屁,吐出嘴里的生姜,问道:“刚,刚才那人是谁啊?”

    见他好了,店老板松了口气,笑道:“您不认识他?他可是咱们城里有名的小神医,医学世家出身,名叫王平安,别看年轻,医术这个!”他一挑大拇指!

    一个小青年忽然说道:“就是平安中医诊所的王大夫吧?我可知道他,我一同学的妈有病,就是他给看好的,花的钱还不多!”

    小青年们都哦了声,中年人也哦了声,点头道:“原来他就是王平安啊,我听过他的名声,确实厉害。今天要不是他,我可出丑了,说不定还得去医院洗胃呢。成,以后有病就找他了!”

    王平安和张其实出了小酒店,边说边走,忽然张其实一拍脑门,道:“刚才一忙活儿,忘了给老板饭钱了,他也没管我要!”

    王平安道:“下次一起算吧,也不差这一回。”

    张其实却道:“反正也没走出多远,我给送回去就是了,你等我一会儿。”转身向来路奔回。

    王平安站在路边,回头看看小店的招牌“唐时明月”,又抬头看了看夜空中的月亮,心想:“唐朝时的月亮和现在的月亮有什么区别,估计亮度一样吧?”

    正想着,忽然间,他感到一阵眩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