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唐朝好医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有个小童养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王有财和杨氏听他这么说,都是大吃一惊,他们关心儿子的病,现在听儿子说成神医是庸医,自然都是吃惊。

    王有财忙道:“平安啊,你怎么知道这个方子不好用呢,成神医可是咱们徐州最好的医生!”

    杨氏却不管别的,在她眼里能治好儿子病的就是神医,治不好的就是庸医,这就是唯一标准,别的都是废话!她气呼呼地道:“我早看出那个姓成的是个骗子,我儿说他是庸医,他就是庸医。儿放宽心,下次咱们不找他了,娘给你找个神婆来跳跳,再让丹若和你成亲,冲冲喜,你这病就好了!”

    王平安想起来了,他确实有个小童养媳,叫丁丹若,是专门给他冲喜用的。杨氏关心儿子,别的不怕就怕他有病治不好,所以各种法儿都想到了。为防止别的人家不愿意将女儿嫁给个病秧子,所以干脆找了个孤女,从小养着当童养媳,就为了关键时刻冲喜用的。

    王平安心想:“看来我这世的母亲竟是个美少女养成系的忠实拥护者,竟连冲喜用的童养媳都给我预备好了!”

    他摇头道:“用不着这么麻烦。我再开个方子,按方抓药,用不了几天,我这病就能全好,我来口述,父亲来记录一下!”

    王有财心中奇怪,忍不住摸了摸胡子,一不小心竟揪下几根,疼得他一咧嘴,问道:“平安,你会开药方?这药方可不是随便乱开的,吃错药会……会不妥的!”他本想说会死的,但死字不吉,他便改成不妥。

    王平安心想父亲说得也对,以前的王平安顶多就是个书呆子,四书五经念得多了,可医术却不见得读过,冒然说会开药方,换谁都会起疑。

    他道:“是我在一本医书上看到的,书房里的书太多,我一时也记不住是哪本了,但方子我却记得清楚。”见王有财还有迟疑之色,他便转头对杨氏道:“母亲,你信得过儿子的记忆力吗,儿子记性好着呢!”

    杨氏立即点头,道:“为娘自是信得过我儿,儿的记性是最好的!”至于儿子为什么连本书的书名都没记住,却记住了药方,她倒是没有想到。

    王有财性子随和,也不是较真的人,听杨氏这么说,他便在桌上铺好纸,提起笔来准备记药方。

    王平安道:“罂粟壳四钱……”

    王有财啊了一声,笔悬在空中迟迟不能下落,王平安后面说的什么,他便没听清,直等王平安把药方说完了,他才老脸憋得通红地道:“平安啊,罂粟壳是什么,头两个字怎么写呀?”

    王平安一愣,心想:“难道唐时还没有罂粟这味药?不对啊,做为鸦片那是后世恶物,这时候的人不知也便罢了,但作为药材这可是很早很早以前就使用了的,不该不知啊!”

    他忙道:“罂粟壳便是阿芙蓉的壳。”见王有财还是茫然,他又道:“就是御米!”这是罂粟的另一个称呼。

    王有财还是不知,杨氏却道:“御米就是皇上吃的米吧,这个不难求,为娘这就派人去长安,花钱托人给你弄上几石回来,尽可我儿放开量的吃。”

    王平安笑道:“母亲误会了,御米是种药,就是罂粟,也就是米囊,也被称为囊子!”他又说出罂粟的两个别名。

    王有财还是不明白,叹口气,道:“儿啊,看来你的方子确是良方,用的药材为父都没听说过,就是不知城里的药堂有没有这种药。”

    王平安硬起头皮,道:“这味药也有人称之为象谷的!”要是再没听过这个名字,那他也真就没法了,只好换方子了。

    象谷二字一出口,王有财啊了声,脸上现出喜色,王平安心底一松,看来唐朝人管罂粟叫象谷,这时确实是有这味药的,这就妥了。却听王有财道:“这两个字为父倒是会写!”弄了半天,他面现喜色,不是因为听说过这味药,而是因为他会写这两个字。

    王平安心想:“看来二老是真的对药物半点不懂。嗯,也对,如果真的懂,也就不会让我一直病着了。”他又把后面的药物说了遍,其它药物倒是普通,无非是山药、秦皮、干姜、地榆、白头翁、石榴皮等药。

    最后,王平安道:“父亲,你派人抓药时要告诉药堂伙计,这个方子是仿桃花汤的,是加固涩之品,所以煎药时要用煎桃花汤的方法煎药,这点可别弄错了。”

    王有财点头道:“为父亲自去城里抓药,再将药堂伙计请一个回家来,让他按方煎药,咱们让他怎样煎,他便怎样煎!”说着,将药方上的墨迹吹干,放入怀中,要亲自去城里抓药。

    王平安道:“父亲,还是派人去吧,何需你亲自进城?”

    王有财回头道:“别人为父信不过,还是亲自走一趟吧。平安你好生养病便是。”说罢,出了书房,招呼仆人套车,进城去了。

    见丈夫走了,杨氏轻轻抚了抚王平安的头发,让他重新躺好,又替他掖好被角,道:“我儿说了这许多话,想必累了,歇息一会吧。想吃什么,娘叫厨房给你做?”

    这世的父母如此关心自己,王平安心中感动,可这世的身子却是久病不愈,只说了这一小会儿的话,便感疲惫。他道:“娘照顾儿子,这几日都是不眠不休,自然更累,娘也回房休息吧,莫要为了儿子的病,将娘也累倒了。”

    杨氏这些天来照顾王平安,真可谓是衣不解带,寸步不离,现见儿子病情有所好转,还出言安慰自己,做母亲的心中欢喜,当真是无法形容,直感这些日子不管多辛苦,都是值得的。她又拍拍了王平安的被子,嘱咐一番,这才回房休息去了。

    王平安确实累了,闭上眼睛想睡上一会儿,可迷迷糊糊的却似睡非睡,这是久病必虚的表现之一,好在没有恶梦缠身,否则更加难受。似睡非睡之间,听到屋中有细碎的脚步声响起,有人轻手轻脚的来到了他的床前。

    王平安轻轻嗯了声,心想:“母亲不放心我,又回来了?”他慢慢睁开眼睛,侧过头去,却见床前站着的不是他的母亲杨氏,而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

    少女中等身材,乌发如瀑,脸蛋白皙,模样十分清秀,穿着一身丫环的衣服,却又比丫环的衣服多了些小小饰品。少女正用漂亮的杏仁眼看着自己。

    前世的记忆被唤了起来,王平安轻声道:“是丹若啊。”

    附:十全大补汤

    原料:党参、灸黄芪、炒白术、酒白芍、茯苓各10克,肉桂3克,熟地、当归各15克,炒川芎、炙甘草各6克,猪肚250克,猪肘250克,生姜30克,葱、黄酒、花椒、食盐、味精适量。

    方法:以上中药入洁布袋内,扎口备用。猪肘、猪肚和中药袋同时入铝锅内,加水适量,放入葱、姜、花椒、料酒、食盐、置武火烧沸,后用文火煨炖,待猪肚酥烂时改刀入汤中,捞取药物不用。服用时将汤和猪肚装入碗中,早晚各吃一碗,伤风感冒者忌服。

    功效:“双补气血”适用于气血双亏,有大补之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