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唐朝好医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零九章 离京五十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九百零九章离京五十里

    武媚娘当然不肯说明自己就是武媚娘的,她一直自称叫杨春花,而她是武媚娘的事,并没有大规模的传扬开,褚遂良和房玄龄在长孙无忌没有回长安之前,并没有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就等着找机会,给武媚娘致命一击呢!

    武媚娘以狄仁杰是少年英才为名,在李治的枕边吹了吹风,李治便下旨特进,让狄仁杰当上了大理寺的少卿,算是大理寺卿的副手。实际上,因为大理寺卿已经开始明哲保身了,所以大理寺的所有事宜,从理论上来讲,落入了狄仁杰和秦少卿的手里。而秦少卿见朝中变故巨大,吓得他一直托病在家,不敢去衙门里处理事务,如此一来,大理寺就等于是狄仁杰说了算了。

    狄仁杰可也不傻,他知道新得宠的杨娘娘为啥对自己这么好,一来是向王平安卖好,通过他的事,向王平安传递一个信息,她是不会和王平安为敌的,二来就是让狄仁杰去收拾那些反对她的皇族之人。

    皇族中,反对武媚娘的人可不在少数,但不管谁反对武媚娘,武媚娘都会立即派人去“查看财产”,去查一下皇族里的那些人,有没有贪污受贿,有没有利用职权收取好处。只要她一使出这招,几乎没有哪个皇族中人能够幸免。

    别的不说,皇族中人过个生日,送礼的人还不海了去了,可在查证家产时,禁军可不管什么是收受的贿赂,什么是收的礼物,统统都当成是贿赂,上报给李治。李治一怒之下,自然要把皇族中人送去大理寺,而狄仁杰要干的事就是,收拾这些“不识时务”的人。

    武媚娘用了这么一手,不但把皇族中人给吓住了,就连朝中的大臣们,也有不少被吓住了,不少人屁股后面都不干净,不查也就罢了,一查之下,没几个能跑得了的!

    现在的朝廷中,除了几个知道内情的重臣之外,几乎所有的大臣,个个都怕起武媚娘了,武媚娘在宫里打个喷嚏,都能在朝中刮起一阵风暴来!

    狄仁杰亲自给王平安写了信,他问王平安,要怎么做才行,是按着武媚娘的意思,去整那些皇族中人,还是现在就跟武媚娘翻脸?

    王平安给狄仁杰写了回信,让他稍安勿躁,不要立即和“杨春花”翻脸,如果现在就翻脸,武媚娘就会罢了狄仁杰的官职,而狄仁杰要想在即将到来的战斗中,有所作为,那么就必须手中有权。要不然狄仁杰被打回原型,那到了关键时刻,可就不能再牵制武媚娘了。

    王平安让狄仁杰暗中保护皇族中人,可千万不要弄出人命来,那仇可就结得大了,要暗地里卖出人情,得到皇族中人的支持,这样才能形成一股势力,在关键时刻,对抗武媚娘。

    行军的路上,书信往来不断,长孙无忌越看越是心焦。这一日,扎营之后,长孙无忌叫来王平安,道:“无病,事情比老夫估计的要严重得多,这个武媚娘太过厉害,行动如此的迅速,如果再假以时日,怕她连替皇上代批奏章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啊!”

    王平安心想:“代皇帝批奏章还叫个事儿么?过不了多久,你就能看到了,武媚娘连垂帘听政的事都干得出来。别人垂帘听政,听的是儿皇帝的政,可武媚娘听的是丈夫的政,怎么样,够前无古人的吧?告诉,她的行为,不但前无古人,就连后无来者,她都做到了。”

    心里这么想,嘴上他可不能说出来,他只是惊讶地道:“如果真是如此,那可是要不得啊,代皇上批阅奏章?她把皇上当成了什么,皇上是她的丈夫,可不是儿子啊!”

    长孙无忌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可终究是咽了下去。他想说的是,皇上可不就是她的儿子么,她是先帝的嫔妃,等于是皇上的母妃,要说皇上是她的儿子,也不算错!

    一想到这个,长孙无忌怒火升腾,他道:“武妖女必须要除掉,绝不能再姑息下去了,老夫回长安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她血溅三尺!”

    王平安没敢吱声,你让她血溅三尺,那你就自己动手去吧,就象让李恪死掉那样,可不要让我去做,我这辈子还没杀过人呢,连鸡都没杀过!

    长孙无忌发了一通的脾气,又对王平安进行了一番忠君爱国的教育,让他一定和武妖女划清界限,不能学李绩那样,没有立场。没有立场的结果怎么样?就是被弄成了空壳子,一个领兵的大将军,手里没有了兵,那不就是混吃等死么,人生也就没有了意义!

    王平安心想:“我倒是很想过没有意义的人生,世上最幸福的事,不就是好吃好喝,好开心么?意义,这就是最好的意义!”

    长孙无忌心里一着急,更加催动军队,行军速度更快,没过几天,他们便到了离长安城五十里的地方。军队行进到了这里,没有皇命,就不能再往前走了,要让皇帝决定,是直接进京夸武呢,还是在离城三十里的地方,搞个欢迎仪式啥的,全由皇帝做主,领兵的将军不能擅自作主。

    大军扎营之后,长孙无忌先给朝中的老友们写了信,让他们快些想对策,书信先发了出去,直等了两个时辰之后,他才给皇帝李治写了奏章,报告自己到了离京五十里的地方,该怎么办,还请皇帝示下。

    因为书信传送需要时间,这天晚上,临睡之时,不管是褚遂良他们,还是皇帝,都没有回信,估计着要等明天白天时,才会有书信和圣旨到来。

    可是,到了后半夜的时候,王平安正在睡觉,却被欧阳利给叫醒了。欧阳利在帐外道:“主人,长孙相爷要你去他的帐里,现在就过去。”

    王平安一惊起身,问道:“怎么回事,怎么这时候叫我过去?可是京中有书信送来?”

    帐外的欧阳利道:“是褚遂良亲来!”

    王平安啊了声,没想到是褚遂良亲自来到!这么晚了,褚遂良亲自到来,肯定是有大事发生,否则他派个人来就行,有什么话不能在书信里说呢,非要当面说?

    王平安道:“我马上就去。”他起身穿上衣服,出了帐篷,立即往长孙无忌的大帐奔去。

    他和长孙无忌的帐篷离得并不远,片刻即到。王平安来到帐外,见帐中透出灯光,他道:“舅父大人,外甥来了!”

    帐里传出声音,一听说话声,就知长孙无忌现在的心情极其恶劣。长孙无忌道:“速速进来。”

    王平安挑开帐帘,见长孙无忌披着衣服坐在案后,旁边坐着褚遂良,褚遂良一身黑衣,就如同夜行人相仿,正满脸凄容地看着自己。

    王平安进了大帐,直接就问道:“褚叔父,你怎么来了,可是京中发生了变故?”

    褚遂良也不客套,并不说什么场面话,他道:“京中确是发生了变故,皇上突然下旨,说明天就要进行册封大典,册封武妖女当皇后了!”

    王平安一屁股坐到褚遂良的身边,吃惊地道:“明天?为什么是明天,难不成早就准备好了?可如果要是提前准备,具体日期褚叔父你们应该早就知道啊,为什么书信中从未提到?”

    褚遂良叹了口气,道:“准备什么,有什么好准备的。皇上又不是大婚娶皇后,他只是废掉了一个,再立一个罢了。皇上说国库尚不宽裕,一切从简,因为你和无忌公回来了,把高句丽纳入了我大唐的版图,算是立了不世之大功,理当庆祝,这本就是一笔花销,而册立新后如果大操大办,又是一笔开销,不如两个仪式合到一块办,这样又气派,又能省下不少的钱物。”

    王平安啊地一声,看向长孙无忌,就见长孙无忌脸色铁青,眼珠乱转,不知在想着什么,不过估计着,就是想怎么杀掉武媚娘吧?

    褚遂良又道:“皇上还说,借此阅兵的机会,让新皇后和大臣以及军队见个面,让军队欢呼一番,反正大军班师回朝,帝王接见,兵将们都是要欢呼的,不如此次就向他和武妖女一起欢呼得了,又省事,又有气势。不但可以让长安百姓见识到我东征大军的威武,又可以对新皇后效忠,认她做一国之母!”

    王平安道:“这算是一举两得?这个主意怕不是皇上想出来的吧,而且就算是他想出来的,为什么今天才突然说出来?”

    “还不是怕我们这些老臣反对么!”褚遂良嘿了声,道:“这些话是皇上的意思,可皇上根本就没有在朝上说,是散朝之后,天色擦黑之时,大臣们都离了皇宫,然后由米小苗派宦官,去各省各部,挨个宣的旨,旨意一发,宫门便关闭了,我们想进去,劝皇上三思,都不可得啊,只能等着明天办事了!”

    长孙无忌怒哼一声,道:“肯定都是武妖女的主意,皇上自己是绝对想不出这个主意的。这不就是要当着全长安百姓的面,让我们承认武妖女的新皇后身份么。如此的场合,我们顾全大局,顾全皇家的脸面,总不能当着百姓的面反对,可只要明天一过,武妖女就是皇后了,铁板钉钉,我们再反对也没用了,总不能连着一口气废掉两个皇后吧!”

    褚遂良气道:“这是要把生米煮成熟饭啊,还是当着长安百姓的面来煮。你们想想看,明天会有多少人来看,如果此事一旦坐实,就再也不可能改变了。我们必须今晚就想出应对之策,否则我们大家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王平安一咧嘴,道:“不至于这么严重吧,武媚……武妖女如想当皇后,她当上了也就心满意足,只要咱们不和她对着干,她干嘛要杀咱们,何谈死无葬身之地?”

    长孙无忌一拍大腿,道:“还不严重?褚兄,你把马兄的事,说给这小子听听,免得他再糊涂着!”

    褚遂良道:“接到圣旨之后,马兄因为人太过周正,坚决反对此事,他是帝师,皇帝做出这种事来,他自认有很大的责任,所以从掖庭宫那里,进入了皇宫,他直接去了景阳钟那里,想要敲响景阳钟!”

    王平安大吃一惊,道:“景阳钟被敲响了?这可是大事啊,这不就是等于要把武妖女的事,公布天下么?如果这样,那武妖女就当不成皇后,她会对马恩师恨之入骨,说不定会做出什么激烈之事啊!”

    褚遂良摇头道:“当然没有敲响,他这算是私入皇宫,虽然一路跑得快,可刚刚到了景阳钟那里,就被一群宦官给堵住了,把他给抓了起来,关在宫中,关在哪里都不知道,我们进不去皇宫,所以不知具体事情,但透过宫里人,总算知道了一点点,可传递消息那人却因为位份太低,竟然探不出马兄被关在哪里,我们想去营救,都不可得啊!”

    王平安目瞪口呆,心想:“完蛋了,这是亮剑了啊!双方都把刀子给亮了出来,是武媚娘胜,还是大臣们胜,就看明天了!”

    褚遂良又道:“这还不算,宫里随即就传出旨意,一队禁军把马兄的府邸给包围了,马兄的家眷全被软禁起来,如果马兄一出事,等着他的就是满门抄斩啊!正当我们一众老臣商量对策之时,宫里就象是劈闪电似的,又传出一道圣旨,说因为新皇后将立,所以武妖女想见见大臣们的妻小,还派出大队的禁军,要把我们的妻小都接进宫去。这道圣旨来得迅雷不及掩耳,完全不是皇上的作风,就是武妖女的主意啊!”

    王平安更加惊骇,他道:“你们的家人都进宫了吗?”心中庆幸,多亏自己把父母都给送走了,要不然父母也得进宫去。

    褚遂良双手一摊,道:“自然只能进去,如果不进去,我们就算是抗旨不遵,就得和马兄一个下场,如果我们都被抓进去了,那明天岂不成了武妖女一个人的天下,她不想怎么办就怎么办了!”

    王平安连连点头,道:“对,只有留着有用之身,才能和她接着干!”一想到武媚娘竟然抓人质,把大臣们的妻小给抓了起来,他心中不免有了兔死狐悲的感觉,武媚娘今天对大臣们做的事,明天就有可能轮到自己的头上。

    自己和武媚娘怎么样,无所谓的事,可一旦牵扯进家人,王平安就不会轻易让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