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位面游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五三六章 走火入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冥河这家伙是疯了吗?”面对宛若疯狗,全力对自己展开攻击的冥河老祖,原始天尊是一脸懵。

    洪荒世界的修士干架不同于武侠世界的武林人士,寻常的武林高手就算再厉害,如果被同等级的高手全力打中一掌,不死也得丢掉半条命,故而武林高手交战通常一上手就会全力以赴,毕竟时间拖延久了,对谁都没有好处,会争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分出胜负。

    但是修士则不同,修士的肉身并不重要,即便是陈堪这种体修,想要重塑肉身也不是什么难事,修士干架比拼的是耐性,一开始全力以赴并不一定能够出于上风,反倒是有可能因为一开始就用力过猛而处于下风。

    更重要的是洪荒世界的修士基本上都人手有一件防御的法宝,虽然可能等级不是很高,这就让破防变得更加困难了。

    所以洪荒世界的修士干架,时间基本上就是以年为单位,就像刚才,陈堪和冥河老祖的较量,看似时间不长,其实从冥河老祖的出现,再到陈堪破阵离开,前后足有十年之久。

    从时间看,修士之间的对决,可以说是一点都不干脆,但是没办法,修士的红条太长了,手段太多,加上“龟壳”实在是太硬了,对手想要破开,必须要用时间来磨,不像武林人士之间的较量,可以用一招杀手锏来出其不意地击杀对方。

    冥河老祖有十二品血莲台而陈堪有乾坤塔,都是洪荒少有的防御至宝,单靠阿鼻元屠或者是乾坤珠等宝物根本无法简单破防,所以想要打碎这层壳,就需要长时间的攻击和谋划,需要许多先手布置。

    不管是冥河老祖的血煞阵还是陈堪的天地三才阵,都是在交战之中分心布置的。

    这就注定了修士之间的比试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够分出胜负,陈堪和冥河老祖两人的这次较量时间其实已经算是比较短了,不久之前的巫妖大战可是打了几百年的时间。

    当然,这也和时间的定位不一样有关系,层次不同,对于时间的定位自然也就不同,对于人类来说,六小时就是睡一觉的功夫,但是对于一些微生物来说,六小时就是一生。

    因此冥河老祖这种一上来就只攻不守,如同疯狗的进攻方式让元始天尊有些搞不懂。

    刚才冥河老祖一发现元始天尊,就直接杀上来,根本没有任何前奏,甚至都不打招呼,一上来就全力攻击,直接将元始天尊给打懵了。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元始天尊就落入下风,冥河老祖手中的元屠阿鼻双剑虽利,但是却无法破开元始天尊的防御,何况元始天尊以炼器为长,他的仿照的宝物可不少,加上两人实力的差距,元始天尊根本不惧冥河老祖,只能算是暂时压制,一旦冥河老祖气竭,那局势就会瞬间逆转。

    虽然元始天尊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但是以目前的情况看,冥河老祖很气愤,甚至有点走火入魔的意思了。

    可是这又是为何呢?

    元始天尊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问题就出在冥河老祖现在的“状态”上,冥河老祖对付元始天尊,只攻不守。

    其实不是冥河老祖不想守,而是他的防御至宝——十二品血莲台,就在刚才,被陈堪给抢走了。

    而这,就是冥河老祖暴怒的根本原因。

    十二品血莲台啊,虽然不如先天至宝十二品青莲台,却也是顶级的先天灵宝,任谁被抢了这种等级的宝物,恐怕都得气得三尸神暴跳。

    十二品血莲台虽然不是冥河老祖的伴生宝物,但是正好符合冥河老祖的需要,在他眼中,十二品血莲台甚至比元屠阿鼻两把宝剑还重要。

    可是如今却被陈堪那个“无耻之徒”给抢了,让他如何能不生气。

    当然,如果仅仅就是这样的话,冥河老祖也不至于如此失态,毕竟冥河老祖怎么说也是大罗中期的强者,心性修为也是顶尖的。

    就在陈堪抢走十二品血莲台的时候,冥河老祖一时气急攻心,导致元神出现了动摇,让幽冥血海的无边煞气有机可乘,侵入了冥河老祖的元神,这才造成了他现在的状态,也可以看成是心魔入侵。

    “哼。”

    元始天尊突然冷哼一声,犹如平地惊雷,盘绕在他身边的血腥煞气全都被震散,冥河老祖的身体也晃动了两下,攻击出现了空档,趁着这个机会,元始天尊手中的三宝如意掷出,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冥河老祖的胸口。

    噗……

    冥河老祖喷出一口鲜血,但是他却根本不为所动,继续挥动着元屠阿鼻攻击元始天尊,手中的元屠剑正好砍在三宝如意上,直接将三宝如意打入幽冥血海之中。

    “好胆!”

    一见自己的贴身宝物竟然被冥河老祖打入污秽的幽冥血海,元始天尊也怒了,对于临身的阿鼻剑看都不看一眼,招来道道雷霆狠狠地劈在冥河老祖的身上。

    玉清雷法。

    同时三宝如意从幽冥血海之中升起,再次砸向冥河老祖。

    走火入魔的冥河老祖根本不管不顾,继续挥舞着双剑,好似要将元始天尊碎尸万段一般,根本不在意这些攻击。

    ……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

    话说陈堪在抢走十二品血莲台之后,借助天地三才阵,躲过了众人的搜寻一路逃出了血海,然后头也不回地朝着乾坤山赶去。

    到了陆地上,陈堪倒是不惧冥河老祖,但是因为接引道人和准提道人的搅局,使得本来遮蔽天机的太极图出现了漏洞,陈堪已经算到了,这次自己是被三清算计了,虽然很惊讶,但是这就是事实,不得不相信。

    因此,陈堪根本不敢多做停留,还是自己的老巢比较安全,三清可比冥河老祖危险多了。

    至于红云老祖的魂魄,等日后有时间在说吧,再说了,这件事情其实应该是太上老君做的,和自己没有直接关系,陈堪也不着急。

    本书来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