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位面游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拜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津门,地处华北平原北部,东临渤海,北依燕山,在近代之后,因为这里的特殊位置,地理位置越来越重要。

    津门自古习武之风盛行,是北方武林重要的一个基地,一直都保留着擂台比武的传统。

    在津门的北门靠近菜市场的位置,有一个圆形的比武擂台,这个擂台的历史已经很久了,据说大清入关之前就有了。

    要是平时这里和其他地方没有什么不一样,小商贩有时也会将东西摆在上面,小孩子总是喜欢在这里上蹿下跳的。

    但是今天,擂台上空无一人,擂台下人山人海,因为今天有人要打擂台,还是擂台中最刺激的“生死擂”,顾名思义就是比到一方认输或者战死。

    “时辰已到!”

    一个老头走到擂台的中间,据说他是本地最长寿的老人,也是练武的,头发和胡子已经全部斑白了,但是精神看起来很好,他一说话,本来吵杂的擂台就瞬间安静下来了。

    他手中拿着一张纸,在擂台上转一圈,将纸给在场的人看一眼之后说道:

    “生死状已签,胜负在人,生死在天,两位武师,请上台。”老者示意一下之后,从擂台的两边分别走上两个武师。

    一个身穿白色,看起来比较年轻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从旁边人的对话中,可以知道这个武师被称为“霍师傅”,应该就是霍元甲。

    另外一个被称之为“牛师傅”,怎么看也有四五十岁了,据说练习的是蛇形拳。

    老者拿着生死状在两人面前确认一下,两人都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比赛开始!”老者喊了一句之后,就从旁边下去了,这种比赛可不需要裁判这种职业。

    两人作揖之后,就摆开架势,正式开始比赛。

    陈堪现在就在下面看着擂台上的两个人,据陈堪了解,霍元甲今天是第一次打这种生死擂台,“看来剧情还没有正式开始!”

    “喝……”比较出乎陈堪意料的是,霍元甲竟然主动进攻,在陈堪的记忆中,高手不应该都是后面出招吗?怎么和自己的想法不一样呢。

    牛师傅确实是蛇形拳的高手,整个人就像是一条蛇,陈堪不懂那些武术招式,不过他知道一个词语,叫做“打蛇随棍上”。

    牛师傅就是这样,霍元甲的拳头很难起到效果,而且牛师傅左闪右躲多次躲过了霍元甲的进攻,他的双手就像是蛇一样,“随上”霍元甲的手臂。

    “好~!”霍元甲的胸口被牛师傅正面击中,霍元甲向后撤了好几步才将力量卸掉,但是观众可不管他是不是霍元甲,遇到这种情况当然会忍不住的出声叫好。

    平时的生活太平淡了,就是需要这样的比赛来刺激一下大家那潜藏在血液中的那股血性。

    陈堪在下面有些担心的看着霍元甲,不会第一局就这样输了吧,陈堪还打算等霍元甲赢了之后就上去拜他为师,这要是霍元甲输了,那怎么办?

    总不能拜另外那位牛师傅为师吧,这个和陈堪的计划完全是不一样的,陈堪这个时候有些迷茫了,难道自己的“先知”属性打开的方式不正确?

    台上的霍元甲弹了弹被击中的地方,然后正色的看着牛师傅。

    “元甲要认真了!”在陈堪的身边,一个带着瓜皮帽,背对着陈堪,不过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样子,陈堪听见他嘀咕了一声,陈堪在背后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不过那人没有察觉陈堪的眼神,而是一直盯着台上的霍元甲。

    霍元甲再次主动出击,不过这次他使用的不再是拳头了,而是改成擒拿,或者用鹰爪来形容也不为过。

    牛师傅的蛇拳想要“随上”霍元甲的拳头,不过却一下子就被霍元甲的鹰爪给擒拿住了。

    此后战局就彻底的改变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牛师傅被霍元甲打倒,虽然是“生死擂”不过霍元甲没有下死手。

    “牛师傅,承让了!”霍元甲抱拳对牛师傅说道。

    “哼~!”牛师傅一甩袖子,在几个人的扶持下离开了擂台。

    “霍师傅,霍师傅~!”看戏的观众就好像狂热的粉丝一样,齐声高喊霍元甲的名字。

    不过陈堪知道,这些根本就不是粉丝,不管是谁获胜了,他们都会这样喊,这就是一群吃瓜群众。

    霍元甲面带微笑,很客气的和各位父老乡亲抱拳致意,陈堪本来想要冲上去拜师的,但是霍元甲竟然走向陈堪所在的这个方向。

    “劲荪,我赢了!”

    “元甲,恭喜你!”

    霍元甲是在和陈堪身边的这个文质彬彬的人打招呼,陈堪这个时候也知道了,这个就是霍元甲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后来给予霍元甲很多帮助的农劲荪。

    “在下陈堪,愿拜霍师傅为师,请霍师傅成全!”陈堪立马跑到霍元甲的身前,跪拜在地上,双眼看着霍元甲说道。

    “嗯~!”霍元甲也没有想到会有人来拜自己为师,不过他第一次打胜,心情还是很不错的,此时的他还没有电影中那样的做派。

    霍元甲仔细地打量了一会陈堪。

    这个年轻人,年纪有些大了,至少二十岁了,练武倒也不是不行,不过想要出成绩不容易,但年轻人的眼神他很喜欢。

    陈堪和霍元甲对视了一会,感觉自己的一切都被他看光了,这种眼神实在是太厉害了,同时陈堪心中也在打鼓,不会是自己出现得太早了,霍元甲现在还不收徒吧!

    就在陈堪忧心的时候,霍元甲一只手搭在陈堪的肩膀上,陈堪好像感觉肩膀的骨头微微地一震,面带疑惑地看着霍元甲。

    这个时候霍元甲露出笑容说道:“不错,是个练武的苗子,虽然年纪有些大了,你叫怎么名字?你真的想好了,练武可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哦!”

    “回师傅话,我叫陈堪,愿拜霍大侠为师,请师傅成全!”

    “好好好,陈堪,以后你就是我的徒弟了,这位是农劲荪,我的兄弟!”

    “见过师傅,见过农师叔!”

    “好好好,元甲啊,你这打擂台赢了,还收了这样一位好徒弟,今天到我的沽月楼,我们不醉不归!”

    “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