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位面游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从那天之后,陈堪每天都在站马步,他好像进入了当年学习古代史的那种劲头,每天只有有时间就看书,就背书,现在只有有时间就站马步。

    霍家是当地的一个名门,应该叫做霍家庄更合适,有不少的农田和店铺,古语有云:“穷文富武”,这不是白说的。

    练武的人,其他的不说,饭量是相当的大,陈堪开始练武之后,饭量至少增加了两倍,内家拳好还好,据霍元甲说,如果是外家拳或者硬气功,那还要用大量的药材。

    用来调养那些因为练功留下的暗伤,内家拳也需要,但是相对少很多。

    霍家是一个津门的一个小家族,霍家庄现在的庄主就是霍元甲,除了那些仆人,霍家庄还有一些外门弟子,他们也练拳,不过和陈堪不一样,他们练的是外功,当然这些人是没有药材来调养暗伤的,吃的就是青春饭。

    陈堪现在还不算是霍元甲的入室弟子,最多就算是记名的,真正的入室弟子有点像是陈堪那个世界的博士。

    在博士阶段,那导师和大学的导师是完全不一样的,导师基本上就相当于学生的老师加家长这两个身份的集合。

    只有到这个阶段,老师才会尽一切的帮你,不管是在学术上还是在人脉上,甚至有的时候还会当红娘。

    现在陈堪可以算是霍元甲的“硕士”,最后能不能成为入室弟子,这个还要等霍元甲考察过后才决定。

    不过即使是这样,陈堪在霍家庄的地位也是很高的,毕竟是唯一的一名记名弟子,他拥有独立的卧室。

    自从学会站马步之后,陈堪就彻底的入迷了,基本上有时间就要练上一练。

    比如陈堪在吃饭的时候,屁股会故意离开凳子,就是虚坐在椅子上,身体一起一落的,就是在站马步。

    自从开始站马步之后,陈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整个人很有精神,吃饭的量也大了很多,睡觉的质量也好不少。

    现在陈堪基本上早上四点过就起床了,因为精神实在是太好了,不过即使是这样,每次陈堪到的时候,霍元甲都在练武了。

    这些天霍元甲都没有在教导陈堪其他的东西,陈堪每天早上就是站马步。

    距离陈堪拜师已经过去一星期了,现在陈堪马步一次性能坚持九十分钟,一天下来站马步的时间超过十个小时。

    不过陈堪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合适,甚至都有些上瘾了,现在陈堪走路脚掌都是一紧一松的,身体起起伏伏,看起来很奇怪。

    不过陈堪并没有在意,而是乐在其中。

    第十天早上,陈堪四点就来到的练武场,还是老样子,霍元甲已经在这里练武了。

    “不错!”霍元甲看着陈堪走过来笑道,这些天陈堪的表现被霍元甲看在眼中,他很满意。

    “师傅!”

    “恩,你不怪我这些天没有教你其他的东西吧!”

    “万丈高楼平地起,师傅是为了我好!”陈堪面带恭敬地说道。

    “恩,你能懂得这个道理很好,记住,不管你的功夫练到什么层次,马步是一切的基础,绝对不能落下,每天都要坚持!”

    “是,师傅!”

    “扎马步,今天我教你其他东西!”

    “是,师傅!”

    听说有新东西可以学,陈堪难免有些兴奋,倒不是他厌倦了马步,只是纯粹因为有新东西学而感到高兴而已,陈堪连忙站好。

    “马步蹲得好,可壮肾腰,强筋补气,调节精气神,而且下盘稳固,平衡能力好,不易被人打倒,还能提升身体的反应能力!”

    霍元甲绕着陈堪转一圈,一边走一边说:“所谓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马步就是功,一辈子不能丢!”

    “今天我教你马步冲拳,扎马步可以锻炼下肢肌肉,可使下肢肌肉强健,而冲拳可以锻炼上肢的力量,加速肢体气血的流通。”

    “看我的!”霍元甲在陈堪的对面,扎好马步,然后演示了几下冲拳,然后才慢动作讲解:

    “每一拳都要用劲,一开始要慢,要循序渐进,现在你先对着虚空练习冲拳,日后我在教你打桩!”

    “是!”

    这天早上,陈堪就在霍元甲的教导下开始练习马步冲拳,一开始陈堪也有些不习惯,因为要站马步,还要冲拳,而且冲拳的速度很慢,这样和马步的起伏不在一个频率上。

    霍元甲不允许陈堪调整马步的起伏频率,也不能加快冲拳的速度,无奈陈堪只能慢慢习惯这样的不协调,经过一个早上的练习,陈堪才勉勉强强能习惯。

    这天之后,陈堪除了马步之外又多了一个任务就是冲拳,之后一个月,霍元甲都没有教导陈堪其他东西。

    不是霍元甲不愿意教,也不是陈堪练的不好,而是霍元甲要打好陈堪的基础,有句话叫做:“入门先站三年桩”,这里的桩就是马步或者叫做混元桩。

    霍元甲是一个很好的老师,难怪后来能建立精武会所,他很重视基础,每天都会监督陈堪站马步和冲拳。

    陈堪也利用一切的时间来锻炼,他不知道他能在这个世界上呆多长时间,而且他身上是有任务的。

    陈堪一点也不敢小看那些国外的高手,好像在小说描写中,国术很强,外国的那些搏击之术给人一种不入流的感觉,其实这个绝对是误导。

    要是真的是那样,那些外国高手也不至于在国内耀武扬威,陈堪还记得他在新加坡曾经看过一则史料。

    在民国时期,南洋华人因为经常受到当地人的欺负,所以就花重金找来一些国内的国术高手,其中还有几个是有名的高手,去挑战当地的武者,不过那些找来的高手最后全部落败。

    所以陈堪绝不能坐井观天,陈堪现在每天还会给霍家挑水、劈柴,这些一方面是为了还情,比较吃住全在霍家,陈堪给的钱根本就不够,不过霍元甲没有说,陈堪也不能真的当做没有这回事,陈堪从小就养成了有恩必报的习惯。

    另一方面是练功,这些体力活其实也都是一种锻炼的手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