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位面游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变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时间过的很快,陈堪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年半了,陈堪也大概摸清楚了这个世界的时间,因为就在半年前,霍元甲的女儿霍翠出生了。

    陈堪还记得这个小女孩最后死在了秦爷儿子手中,电影也没说她几岁,不过看样子那个时候应该是五六岁,也就是说还有五六年的时间霍元甲才会离开。

    这个世界和陈堪了解的历史完全不一样,从鸦片战争的时间就不一样,在陈堪的历史知识中是1840年开始,但是在这个世界却是1860年,晚了二十年。

    估计这也是霍元甲身边的一些事情和历史上不一样的一个原因吧。

    这一年半来最大的变化,在于霍元甲和陈堪两人身上。

    霍元甲从陈堪刚刚拜师的时候,四五个月打一次擂台,到现在的两三个月就打一次擂台,每一次都是生死擂台,他的对手也越来强大。

    但是同时的霍元甲的实力也在进步,虽然陈堪具体说不出来,但他能感受出来,特别是两个月前,霍元甲闭关一个星期,之后给陈堪的感觉是霍元甲整个人都脱胎换骨了。

    陈堪这一年半来,进步也是很明显的,扎马步本来霍元甲要陈堪专心三年的时间,但是陈堪的天赋和努力完全超过了他的意料,一年半的时间就达到了霍元甲的要求。

    “喝~!”

    “嘭……”

    “呼,完成了,终于成功的踏入明劲了!”陈堪一拳将茶杯口粗的木棍打断之后,暗暗想到。

    这段时间的学习,陈堪知道练武之人有明劲、暗劲、化劲和宗师之分,在上去也还有,不过霍元甲没有告诉陈堪,据说宗师在上面的境界已经很久没有人达到了。

    “大师兄,师傅要去打擂台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好,我换个衣服马上就来!”

    这一年多,霍元甲也收了十几个弟子,和陈堪一样都是在霍元甲打完擂台获胜之后,看得热血澎湃的年轻人。

    因为陈堪是霍元甲的第一个弟子,所以后面的几个都称陈堪为大师兄。

    城北擂台。

    “生死状已签,胜负在人,生死在天,两位武师,比赛开始!”

    还是那位老人家,他也是一个练内家拳的武师,在津门的辈分很高,即使是霍元甲也要称他一声师伯,也因为他辈分高,所以才会让他当然这个见证人。

    这次和霍元甲打擂台的是城南鸿天武馆的馆主,所习的武术是形意拳。

    形意拳强调敢打必胜、勇往直前的战斗意识,简单的讲就是猛攻猛打,至少陈堪看到的这位馆主只有到这个程度。

    他一出手,陈堪就知道不是霍元甲的对手,现在的霍元甲已经开始有高手的风范了,因为和陈堪第一次看的不一样,现在他不在主动进攻了。

    至于为啥不主动进攻就是高手,这个陈堪表示影视剧的祸害太深了,即使现在陈堪知道这个是不对的,但是还是下意识的会这样认为。

    馆主用形意拳中杀伤力最大的炮拳,攻向霍元甲,炮拳刚劲猛烈、气势逼人,因而得名,是形意拳中最为凶猛的拳法。

    不过面对这样的拳法,霍元甲也不避开,就直接一拳对着过来的拳头迎上去了,这是要硬碰硬啊。

    那位馆主看到霍元甲这样做,心中一喜,炮拳的威力他是最清楚的,而且他还有长距离的蓄力,霍元甲直接就是一拳根本没有蓄力。

    “敢小看我,去死吧!”

    “哒哒~哒……”

    和想象的不一样,两个拳头碰在一起之后,霍元甲一动不动,倒是那位形意拳馆主向后退了七八步才停下来。

    他将自己的手背在身后,一副高手的样子,不过背后的那只手使劲的揉搓,这是个好面子的人。

    不过明显他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擂台是圆形的,而且没有封闭他自认为这个隐秘的工作其实被台下的观众看得很清楚。

    “哈哈哈……”观众哄然大笑。

    听到哄笑之后,那人瞬间关公附体脸都红了,暴怒的他再次冲向霍元甲,势要洗刷掉这份耻辱,不过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不是关公附体就能扭转的。

    五回合之后,那人被霍元甲硬生生地逼到擂台外面。

    “霍元甲胜!”

    “霍师傅好样的!”

    “霍元甲~霍元甲~!”

    “霍师傅已经九连胜了,当真是了不得啊!”

    “是啊!”

    霍元甲面带笑容的对着各位父老乡亲抱拳。

    “师傅!”

    “恩,阿堪啊,走,我们去沽月楼,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是师傅!”陈堪自然也不会掉霍元甲的兴致,和众师弟一起到沽月楼,这是每一次霍元甲打胜之后的习惯,一定要到沽月楼去庆祝一下。

    沽月楼。

    “农师叔!”

    “阿堪啊,元甲又赢了?”

    “是的!”

    这一年半一来,陈堪和农劲荪的关系很好,两人都是读书人,而且陈堪比他多出一百年的见识,两人聊得很不错。

    两人出来的时候,陈堪就看见了电影中的那一幕,十来号人跑到沽月楼中——拜师。

    “好好好,都是好汉子,我都收了,来喝了这碗酒,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

    “是~!”

    农劲荪看着霍元甲皱了皱眉眉头,他是个读书人,虽然和霍元甲是八拜之交,也没有瞧不起练武之人,但是霍元甲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乱收徒弟,他有些不满。

    “农师叔,我们改天再聊吧,我先过去师傅那边!”

    “好,你过去吧!”

    这天晚上,霍元甲喝的很高兴,表面上好像是因为他这次打败的这个人不是一般的武者,这个人曾经在擂台上拿下了七连胜,但陈堪能感觉出来霍元甲真正高兴的是因为两个月前的那一次突破。

    简单的讲就是霍元甲的战斗力从那次之后就已经今非昔比了。

    第二天,陈堪早上四点准时到练武场练武了,但是一直没有等到霍元甲,六点吃早饭的时候,陈堪才看见霍元甲。

    这是陈堪拜师之后,第一次没有看见霍元甲早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