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位面游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大师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阿堪,你已经达到明劲了?”

    “是,师傅!”

    “好好好好!”霍元甲一连说了四个好,他对于自己的这个徒弟确实是很满意。

    “从今天开始,我就教你明劲的吐纳和一些拳术!”

    “是,师傅!”一年半了,终于能学习传说中的拳法了,陈堪表示很高兴。

    “你现在已经是明劲了,为师先和你说说劲之三境,也就是明、暗和化三劲。”

    “经过长时间的锻炼,身体会产生一股劲力,这就是明劲,这股劲气最直接的体现就是破坏力提升,你练习内家拳,一年半进入明劲也算是不错。”

    “师傅的意思是不同拳种进入明劲的速度不一样吗?”

    “是的,外功、硬气功这些想要进入明劲就很难,至少是内家拳难度的数倍。”

    “那么难!”

    霍元甲点点头,继续说道:“我们说回三劲,明劲之后是暗劲,暗劲和明劲只是相对的,你可以将明劲看做是在体表运行的一股劲气,暗劲则是进入经脉之中,所以明劲伤人在体表,暗劲伤人毁经脉,遇到暗劲高手一定要小心!”

    “是师傅!”陈堪现在已经知道经脉对于一个武者的重要性,所以听了霍元甲的话之后,陈堪不敢不谨慎,虽然现代医学找不到经脉的存在,但不管中医还是国术,都证明,经脉确实是存在。

    “明劲想要进入暗劲,就是将明劲练遍全身,最后由外而内练到经脉中去,这就是暗劲!”

    “之后就是化劲,暗劲想要进入化劲和明劲进入暗劲一样,也要暗劲布全身经脉,明暗两劲结合,锤炼身骨,这个时候就算是进入化劲。”

    说道这里,霍元甲一拳打在旁边的一个木桩上。

    “嘭……”

    木桩没有断裂,而是中间被霍元甲拳头打中的地方,被打通了一个洞,木屑纷飞,这个给陈堪的视觉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要是打中人,那……

    “师傅,这是?”

    “这就是化劲,进入化劲,要经过易经、炼骨,洗髓,三者都完成之后,据说就是宗师!”霍元甲看着自己的拳头,眼神中有些自豪有些向往,更多的是一种战意。

    这个时候陈堪知道,霍元甲的境界是化劲,应该就是两个月前进入的,这让他很自豪,也使得霍元甲有些变化。

    “这个你还早着,先慢慢来,不要好高骛远,今天我先教你吐纳之法,明天早上我再教你拳法!”

    “是师傅!”

    “明劲的吐纳之法,和之前我教你的不一样,你两者都要练,都不能丢下,扎好马步……”

    就和第一天陈堪学习扎马步一样,今天霍元甲也是用手指指着陈堪,教导他练习吐纳之术……

    一个小时之后,陈堪将完全掌握了霍元甲教给他的吐纳之法,比起之前的那种,这次的这个更加的复杂,要将呼吸、动作还有明劲三者结合。

    下午,练武场。

    随着霍元甲的九连胜,霍元甲的徒弟越来越多了,而且和陈堪一样,都是磕头敬茶的记名弟子。

    人多了,霍元甲也不能像教导陈堪那样一个一个的教导,他会定时进行查看,不过更多的是让他最近新收的一名弟子督促。

    这名弟子的名字叫做刘振生,和陈堪记忆中的那位大徒弟名字相似。

    一个月前,霍元甲出门一趟,之后带回刘振生,和其他师兄弟不同,刘振生是带艺拜师的,他已经达到明劲阶段。

    带艺拜师,这个在武林中就是比较特殊的存在,一般在门派中讲一个“忠”,带艺拜师在一定程度上就代表不忠,一般不会收这样的徒弟,但是要是收了,那就证明这个人有过人之处或者是其他隐情。

    所以刘振生在众多弟子里面是一个很独特的存在,本身他的战斗力就比较高,同时还督促除了陈堪之外的那些弟子练功。

    要是按照入门的时间来看,他应该是二十之后,但众人也不能叫他师弟啊,大师兄是陈堪,于是刘振生在众多师兄弟中就被成为二师兄。

    “二师兄,今天你在教我们几招啊,这个拳法怎么打啊?”

    “好,今天我教你们一招青龙探爪!”

    “不对,手向前伸一些,再往前,恩对了,这样才有气势啊,对,眼睛,要注意,眼神要到位。”

    “是这样吗?”

    “对,没错!”

    “二师兄,你好厉害啊,会那么多的武术,我们拜师那么久了,都没有学到这样的武术啊!”

    “就是,每天都是站桩站桩,好无聊啊!什么时候能像师傅一样九连胜呢!”

    “不要说九连胜了,能有个三连胜的,我就死而无憾了!”

    “就是就是,二师兄,要是你去打,应该很轻松就能拿个三连胜吧!”

    “哪里哪里,我还没有那么厉害呢,不过之前我在京城的时候就拿下了两连胜!”

    “哇,刘师兄好厉害,在京城都能两连胜,那津门就更不用说了,二师兄,以后我们可要靠着你罩着了!”

    “好说,好说!”

    刘振生笑了笑很谦虚地说道,不过眼中闪过一丝丝得意。

    “你们说是大师兄厉害还是二师兄厉害呢?”昨天刚刚拜师的一个汉子,好奇地问道。

    然后突然场面就安静下来了。

    陈堪他们是知道的,不过不是很了解,因为陈堪和读书的时候一样,享受着孤独,加上他也确实对于人际交往不是很擅长,这样大家的距离就疏远了。

    “大师兄哪有二师兄厉害啊,大师兄两年前就是一个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的,当时不知道怎么了,就拜师父为师,他那是运气好,才是大师兄的!”

    一个长相比较瘦弱的年轻人,有些不屑地说道。

    “就是啊,他哪里是二师兄的对手啊,他连我都打不过,凭什么当大师兄啊!”

    “唐师弟,慎言!”

    “这个本来就是事实,师傅霍大侠就靠着拳头打服津门的,我们也应该按照武功来排位次,大师兄凭什么让他来做啊,二师兄我看就应该你来做大师兄,我们就服你!”

    “就是啊!”

    “有道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