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位面游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需要改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走路的时候,趟着走;不动的时候,扎马步。

    这句话能很好的体现这一年多来,陈堪每天的状态,在霍元甲的眼中,这是入迷;在他的师弟眼中,那就是神经病一个。

    走路不抬脚,站的时候扎马步,这个不是神经病是什么?

    即使是刘振生也觉得陈堪有些神经了,这个练武不是这样练的。

    陈堪的变化被众人看在眼里,众人有些不屑,甚至是鄙视,同时霍元甲的变化也被众人看在眼中,不过更多的是一种崇拜。

    现在霍元甲的弟子已经超过了五十个,外门弟子更是超过一百个,这些都是霍元甲靠着拳头打下来的。

    现在霍元甲大擂台最大的变化就是时间减少了,而且下手更狠,经常一招就将人给打趴下,之前还打死了一个人,这是霍元甲打了那么多场生死擂中,第一次打死人。

    “武术,是杀人技,你的眼神中没有杀气,再来!”

    凌晨,霍家练武场。

    陈堪和霍元甲两人搭手。

    “是!”

    陈堪站起身来,谨慎地看着霍元甲,霍元甲看来陈堪一眼,随后一掌劈向陈堪,这一招是霍家拳中的“白猿折桂”,本来是一招摔打技,但是在霍元甲手中化腐朽为神奇,成为势大力沉的劈挂。

    陈堪身体一横躲开了霍元甲攻击,脚掌似鸡爪,紧紧地抓住地面,力从地生,一招马步冲拳。

    不过霍元甲速度更快,一招没有见效,手掌改劈为穿,穿过陈堪的耳边,另外一手挡住陈堪的冲拳,然后顺势将陈堪往怀中一揽,这样也破解了陈堪的冲拳。

    “楼兰摘盔”,这也是霍家拳中的一招,要是陈堪不能马上挣脱,那么霍元甲两个手肘一搓,就会直接打在陈堪的太阳穴之上。

    太阳穴,这个就算是小学生也知道是人体的死穴,要是被击中,陈堪真的是生命堪忧。

    陈堪脑袋一低,躲过了霍元甲的胳膊,然后身体斜插到霍元甲的身后,顺势一掌推出“罹中虚变”,这是霍家拳中少数的几招败中求胜的招数,也被陈堪给灵活应用了。

    陈堪没有在留手了,推出的双掌用上了十成的力量,不过霍元甲就是霍元甲,即使陈堪巧妙的躲过了杀招,霍元甲在陈堪躲过的时候,身体旋转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右手手肘,运肘如枪打在陈堪的腰眼上……

    “很不错,现在二十四招霍家拳你已经熟练掌握了!”虽然陈堪败了,不过霍元甲还是很满意,毕竟两人不是同一层次的武者。

    陈堪能占到一些上风已经是很不错了。

    “师傅!”

    “但是你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你的思想,我知道你原来是一个读书人,但是现在作为一个武者,你的很多思想都必须改变!”霍元甲一脸严肃地看着陈堪。

    陈堪面带为难,这个不是陈堪受到福利给的读书人身躯的影响,而是陈堪在思想上确实是难以转变。

    武术是杀人技,霍家拳是从战场上总结出来的,更加的强调实用性,基本上是招招取人要害。

    不过陈堪这个新世纪的高材生,让他杀人,这个陈堪确实是下不了手,就好比之前陈堪要是不使用“罹中虚变”而是“枝拂远鹤”,那陈堪的局面会好很多,其实说白了就是“撩阴”。

    作为男人身上的一个重要命门,其实很多武术都是用攻击这个位置的招数的,比如在八卦门中叫“撩阴掌”,这个算是比较直接的,还有一些名字挺好听,其实手法一样的,比如在形意拳中叫“转环崩拳”,在太极拳中叫“撇身捶”。

    霍家拳中,这样的招数也不少,一共二十四招,其中有一半的招数都能攻击到这个位置。

    “嗨……”霍元甲看着自己这个最满意的弟子,叹了口气问道。“阿堪,你已经拜师多长时间了!”

    “快四年了,还有一个月就四年,师傅!”陈堪恭敬地回答道,不管现在霍元甲变成什么样的,如何的心狠手辣,但是对于自己,那真的是没话说。

    “四年了,你是我见过的最努力的人,也是我见过的最有习武天赋的人,不过倒是有些可惜了,你知道是哪两点吗?”

    霍元甲看着陈堪问道,陈堪看了霍元甲一眼,然后低着头没有说话。

    “第一点是习武太晚了,否则说不定我霍家拳就能多出一个宗师级别的高手!”

    霍元甲叹了口气,身体上某些部位,没有童子功,你成年之后想在练,根本是不可能的,即使你用了十倍、二十倍的努力,比如还是之前说过的那个“一字马”,现在陈堪就做不到这个。

    “第二点就是你读书人的穷酸气!”说道这个霍元甲有些气愤,这个确实也不能怪陈堪,他从小到大,都在努力的学习,感受着社会的阳光和雨露,“杀人”这两个字和陈堪的生活实在是太遥远了。

    死人陈堪都没看过,更不要说杀人了。

    这个思想在霍元甲的眼中,那就是穷酸气,一种属于读书人的穷酸气,那种整天搞着八股文,不懂得变通的家伙,武技本来就就是为了杀人的,你却改成表演,你丫的以为你是在“以德服人”啊!

    霍元甲又叹了口气,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沉默了一会之后说道:“你现在已经四年了,可以出师了!”

    “师傅~!”

    “你可以开始行镖了,明天我有事情要去一趟京城,刚好五天后有一趟去保定的镖,你带着师弟们去吧!”

    “是,师傅!”

    走镖,这个是很多武馆武师会接的活,既能赚些钱,再者能增加一些实战经验,同时增长见识,所以很多武者都会走镖。

    霍家庄的一项收入就是走镖,随着霍元甲的名气越来越大,上门的客户也就越来越多,这也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外门弟子的原因。

    陈堪之前因为霍元甲觉得火候不够,不想他夭折,没有让陈堪做这事情,要知道走镖也是很危险的,遇到那些不要命的强盗,谁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现在霍元甲觉得陈堪必须要在实战中得到一些改变,这样一直练下去,只是浪费时间,他的观念需要改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