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位面游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踢馆(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叫霍元甲出来,否则今天我拆了你霍家的招牌。”

    “家师,今天不在!”

    “不在,我看是知道我今天要来,吓得提前跑掉了吧!”

    “什么……”

    “你再说一遍!”

    “玩儿你嘛蛋介!”

    听到杨军的话之后,所有人都炸了,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拜霍元甲为师的,但是现在霍元甲在他们心中那和神明已经没有多大区别了,有人敢侮辱霍元甲,他们本能的感觉到愤怒。

    有几个人甚至想要上前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沙包大的拳头”,不过被刘振生给制止了,要是打群架那就有些胜之不武了。

    “嘭……”这个时候,两个门人将大门给关上。

    开门比武,闭门切磋,这就是武林中的规矩!

    “哼,怎么你要跟我较量两招?”杨军背着手看着刘振生,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屑说道。

    “家师虽然不在,但是霍家拳的名声,不是你可以污蔑的!”刘振生面色郑重地看着杨军。

    他不知道杨军是怎么水准,但是一个敢于挑战霍元甲的人,想来水平不会低到哪里去,不然怎么敢挑战霍元甲,很有可能是一个暗劲武者。

    刘振生只是一个明劲武者,他虽然没有把握能战胜杨军,不过对方打上门来了,要是不接招的话,那只会坏了霍家庄的名声。

    再说作为一个武者,要是因为对方比自己强大就不敢面对,那这他这一辈子也没有什么进步的希望了。

    所以刘振生很谨慎地看着杨军。

    “好,今天就让我见识见识你们霍家拳到底有什么厉害的地方!”杨军冷笑道。

    刘振生也没有废话了,左掌右拳鞠了一个躬,刘振生双脚并立,掌心向上,两掌交叉于胸前,这个是霍家拳的起手式。

    杨军左手贴在右手腕部,右手掌稍稍上斜,指尖指向刘振生的眼睛,这个是杨军的起手式,如果陈堪看到这个的话,一定会惊呼“问路手”,这个是很经典的咏春拳的起手式。

    “来吧!”杨军对着刘振生勾勾手,刘振生也没有犹豫,半步前跨,一掌斜劈向杨军。

    杨军没有用所谓的咏春拳,他就用手腕挡住了刘振生的劈掌,刘振生另外一手从另外一侧也劈向杨军……

    两人都是以快打快,刘振生这两年来霍家拳确实练得很不错,拳、掌、肘、脚、膝,只要能进行攻击的部位,全部用上,这个就是霍家拳的一个特点。

    杨军在面对刘振生狂风暴雨的攻击,就好像一块磐石,屹立不倒,也是手脚并用,将刘振生的每一招都成功挡下来,毫不费力的感觉。

    两人看起来好像势均力敌,不过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杨军脸上还是不急不忙的表情,刘振生脸上的表情就有些不对劲了。

    “好硬的手!”刘振生感觉到自己的手有些发抖,杨军的手实在是太硬了,“难道是练硬气功的!”

    想到这里,刘振生就想着要改变一下策略,这样正面硬打,他绝对不是杨军的对手。

    刘振生右脚后侧一步,身体做出一个想要后撤的动作,这个是两人较量到现在,刘振生第一次退步,不过杨军并不想给刘振生这样的机会,一个箭步跨上。

    “你中计了,就是现在!”刘振生看到杨军的动作之后,心中一喜,身体一斜,侧身到杨军的身侧,然后一个侧踢攻向杨军的腰眼,这是霍家拳中的“疏影遥斜”,靠着霍家拳特殊的步法,加上引诱对方进攻,在其中寻找对手的弱点部位,有点像是“回马枪”的意思。

    杨军还真的就被一脚踢中了,不过杨军只是微微地向后撤了一小步,这一招对他好像没有太大的作用。

    “什么~!”刘振生这回是真的被吓到了,腰眼是人体薄弱的一个位置,就算是霍元甲被他这一脚踢到腰眼,霍元甲也不可能这样轻松。

    但是杨军出乎了刘振生的意料,难道这个人比他师傅霍元甲还厉害不成?刘振生心中冒出这样的一个念头。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比师傅还厉害呢!”刘振生将脑海中那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抛掉,再次摆开架势,正视杨军。

    “二师兄好像不是那个家伙的对手啊!”

    “怎么可能,二师兄只是没有尽全力而已!”

    “但是刚才那一下怎么解释,那一下就算二师兄没有尽全力,那也不应该这样啊!”

    “就是啊,刚才我发现二师兄的手好像在发抖啊!”

    “那怎么办?”霍家弟子有些担心了,要是刘振生输了,那事情就不妙了,他们不认为自己有本事获胜。

    “要不我们找大师兄来吧!”

    “大师兄能行吗?”

    在他们眼中,刘振生才是霍家庄除了霍元甲之外最厉害的人,陈堪最多就是第三位,连刘振生都不行,陈堪更没有这个本事。

    “我去找大师兄!”六子转身从后门跑了出去。

    练武场。

    霍家庄一共就五个练武场,除了最前面的练武厅之外,其他四个练武场都是面对特定的人开放。

    有一个是在霍元甲的房间旁边,在后院,那里一般人都不能靠近,霍家的人就住在那里,比如霍元甲的妈妈、妻子和女儿。

    剩下的三个练武场,一个是专门给外门弟子练功用的,还有两个能用的除了霍元甲就是陈堪和刘振生。

    此时陈堪正在打木人桩,木人桩是传统武术的基本功。

    “大师兄!”就在陈堪打桩的时候,一个人气喘吁吁地跑进来,正是六子。

    “你是?”陈堪停下手问道。

    “大……大师兄,有人……有人踢馆,大师兄快过去看看吧!”那人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地说道。

    “什么~!”陈堪眉头一皱,他现在也算是武林中人,自然是知道踢馆是什么意思,这个人跑这里来,那就证明刘振生很可能搞不定那个踢馆者。

    想到这里,陈堪拿起挂在一边的衣服,然后奔向练武厅。

    六子就感觉一阵风吹过,然后转眼陈堪就不见了。

    “大师兄,怎么不见了,这个是人是鬼啊!”转身一看,没有人,六子嘀咕道,然后想起什么,赶紧追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