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位面游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义和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看着手中的钱,陈堪难免有些激动,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笔收入,这个实在是不容易啊,他都忘记赚钱是什么感觉了。

    从保定回津门的路上,陈堪就自己一个人行动,主要是陈堪确实想要找些人练练手,这二十来个精壮汉子一起走,就算是山贼想要抢劫也没有那个胆子。

    果然这一个人走效果确实好了不少,四天的时间,陈堪一共遇到了七波劫匪,一开始的时候陈堪还是很有兴致的,能增加一些实战经验了。

    不过等陈堪联系到这段时间的历史情况之后,陈堪那种兴奋就不见了。

    要是能活得下去,谁会想要落草为寇呢,谁不想过一个比较稳定的生活,过这种刀头舔血的日子,没人愿意。

    今年北方大旱,本来生活就艰难,加上之前战争赔款,这些钱来自哪里,当然是来自老百姓的身上了。

    老百姓最后被逼无奈只能落草为寇,而且几乎是整个村子集体落草为寇。

    在北方基本上的很多村落都是聚族而居,一个村子一般都是一个姓氏,而且在这一带地区因为习武之风盛行,基本上村民都会几招。

    每一个村子一般都有一个或者几个会武术的人,在农闲的时候会召集大家一起习武。

    一方面会两招实用的招数,在打群架的时候用得上,在古代很多村子之间的矛盾,很多是靠拳头来解决的,另外一方面是可以抵御山贼之类的贼人。

    至于强身健体,你见过哪一个农民会跟你说通过做运动、练武功来强身健体的,开玩笑的吧!

    这些人要是活不下去了,那很有可能会集体造反,那也是一件比较头痛的事情,他们是有组织的。

    这些村子中会武术的人会通常被尊称为“大师兄”,而这些大师兄会的拳法自然不可能是天上掉下来的,都是有组织的,比如在某些地方就被称为“义和拳”。

    现在这些村子的人活不下去了,就会在大师兄们的带领下一起造反,一开始清政府想要镇压,后来发现镇压不下去了,那就安抚吧!所以就给改了个比较官方的名字,这个名字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就叫做“义和团”。

    没错,著名的“义和团”大体就是这样来的,本来情况很简单,不过后来有些聪明的有心人,提出了“扶清灭洋”的口号,那事情就复杂了。

    陈堪在路上遇到的一些土匪,其中就有人就会叫领头为“大师兄”,因此陈堪才想起这个事情来。

    “我有办法阻止吗?”陈堪抬头望着满天的星辰自言自语道。

    结果是令人沮丧的。

    “不过这个夜空,和我在荒岛上看到的还真是很像啊!”这四年要不是晚上看看星空,陈堪都快忘记自己现实世界其实是在一个荒岛上艰难求生。

    “嘣……”陈堪本来打算要休息了,不过一声枪响传来,陈堪睡意全无:“不会吧,这第一天在外面露宿就遇到这种情况,什么运气啊!”

    陈堪在新加坡做交换生的时候在枪击俱乐部听过这种声音,错不了。

    没有犹豫,陈堪一个飞沙脚,用沙土将火扑灭,然后迅速爬上附近的一颗大树,他听见了有人的叫声和脚步声,就是朝着他这个方向跑过来的。

    现在陈堪可没有把握对付枪械,还是先看看情况再说吧。

    大概一分钟之后,陈堪透过树丛看到了一群人跑向这一边,最前面是三个人,其中还有一个长头发的,估计是女人,另外两个看不太清楚,不过看体型应该是男性。

    后面有一群人拿着几根火把,在追赶着,一边追还一边囔囔。

    远的时候还看不清楚,等到近了,陈堪才看清楚,这三个人是洋人,一女两男,两个男的手上拿着手枪。时不时的还会转头打上一枪,不过追上来的那群人好像一点也不害怕手枪,即使陈堪看见已经倒下去一个人,其他人还是视若无睹,继续追赶着。

    “是义和团!”等后面那群人近了之后,陈堪看清楚了,他们有的人头上绑着一个白带子,上面写着“扶清灭洋”。

    “这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之前还想着这个义和团的事情呢,现在就遇到了!”

    陈堪可没有打算英雄救美,他对于这个时代洋人的感觉一点也不好,他就准备等着人过去后,自己就下去,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不过老天就是不喜欢捉弄人,在不远处,女人摔了一跤,就被这些人给包围了,而义和团的一些成员就停在了陈堪所在的这棵树的下面,陈堪看了一下大概有二十来个人,打头的那三个应该是练家子,应该是所谓的“大师兄”。

    然后陈堪就见识了一个很有趣的场景,双方绝对听不懂对方的话,一方是满口的京片子陈堪听起来都有些费劲,另外一边是说英文,双方就这样在对话。

    听了一会之后,陈堪大概也猜到大概的情况了,其实两方都没有仇,不过义和团讲究“扶清灭洋”,他们的宗旨就是看到洋人就杀,这不他们在路上遇到了这几个洋人,然后就一路追杀。

    虽然洋人有枪,不过这个时候的手枪还比较低级,子弹都要现装,同时在他们也不是职业军人,在慌乱中命中率不高,好像还没子弹了,本来有子弹的时候义和团的人还不敢扑上来,现在知道没子弹了,他们可就不客气了。

    两个洋人还是练家子,会些拳击,不过双拳难敌四手,放倒两个之后,他们两人也被擒住了,没有马上杀了他们,而是用绳子绑起来。

    领头的一个说是要他们尝一尝千刀万剐的痛苦,对此陈堪皱着眉头,杀人不头点地,这样是不是太过了,不过想想洋人在中华大地上的所作所为,陈堪还是没有动手。

    “撕拉~!”就在陈堪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女人的衣服被撕破了,陈堪……

    “咻……咻……”领头的一个瘦小的汉子突然朝着陈堪藏身的方向一甩手,陈堪听见了几声破空之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