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位面游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火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话说陈堪本来没有打算出来,他当时不愿意做近代史的研究而是做古代史,一方面是近代的禁忌太多,另外一方面就是觉得这个时代看起来憋屈。

    对于这个时代的洋人陈堪自然也没有什么好态度,所以即使看见三个洋人被如此欺负,陈堪也没有动,可能这三个人是无辜的,但是多少无辜的中国人死在洋人手中。

    不过这次陈堪却不得不动了,他听见了一声破空之声,这个是暗器的声音,虽然很暗,但是借助月光和火把的一丝丝亮光陈堪还是看出来了是脱手镖。

    脱手镖也简称飞镖。

    一共是两支而且角度很刁钻,陈堪想要躲过只有一个办法,至少现在是有一个办法就是下树,至于用手去接飞镖,陈堪现在还没这个本事,也不敢冒险。

    陈堪还没有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身体已经开始动了,一个翻身,从树上下来。

    “咻……咻……咻……”在落下的之后,陈堪又听见了破空之声,这次是前后分成三次射出去的镖,而且呈品字形,他故意分成三次,很准确的把握了陈堪落下来的速度和位置。

    陈堪知道要是按照这个趋势下来,那么他一定会被命中,所以要想办法躲开,但在空中陈堪根本就没有办法借力。

    这个时候陈堪临危不乱,右手五指成爪,反手捞到身后,然后五根手指紧紧的抓住树干,同时借助这个力量,右脚向下一踢树干,卸掉下降的惯性,同时以右手的手指为圆心,整个人像一只猿猴一样转到了树的后面攀在树干上面,这才成功的躲过了三枚飞镖。

    陈堪这才有时间往下面看去,本来陈堪以为这两次的飞镖都是一个人射出的,但是现在看来不是,这是两个人分别发出的。

    因为一开始将陈堪逼下树的那个人用的是脱手镖,而且在镖的后面各有一条绳子,陈堪看过去的时候他正将脱手镖收回去,着就证明第二次发镖的不是这个人。

    而且陈堪听镖入木的声音,感觉那个应该是金钱镖。

    “好俊的功夫!”下面的几个人也抬头看见了陈堪,之前出手的只是站在两边的两个,站在中间的这个方脸汉子之前并没有出手。

    “各位这可能是一个误会!”陈堪不想惹事,对着他们说道。

    “哼,是不是误会,比过才知道!”那位没有说话的方脸汉子突然出手,一脚将他脚下的一根木棍踢向了陈堪。

    这个时候陈堪也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暴露了,看来确实是菜鸟一只啊,虽然之前就将火给扑灭了,但是温度还在,对于一个武者来说,这个还是能感觉出来的,同时之前上树躲避的时候耍帅了一下,在地上留下了一个比较明显的脚印。

    虽然这次是木头,但是给陈堪的感觉,比起之前的两次暗器的威胁更大,陈堪现在有树在前面挡着没有必要冒险,双手一推,离开这棵树,借助旁边的一棵树迅速下来。

    不站在地上,陈堪感觉不安全。

    “嘭……”木棍撞到树干上,一声巨响,树都晃了一下,可见这一脚的力道。

    这个时候陈堪发现那个方脸的汉子竟然在自己前下方站着,“好快的速度!”

    不过不等陈堪刚看,他又有动作了,只见他身子一斜,前一秒还在地上站着,下一秒就看见他左脚的脚尖在地上用力的点一下,随后右脚的脚尖借力在他后面的树上点一下,他身体升上半空,轻盈无比。

    在空中的他突然像个车轮一样,身体旋转,左脚卯足了劲砸向陈堪,陈堪甚至能听见“呜呜”声动,发出长刀大斧般破空的声音。

    陈堪没料到这人借助树木,从空中旋转攻击下来,而且时机掌握的非常的好,陈堪在空中根本没法借力,而且这个时候陈堪也躲不开这一招。

    无奈之下,陈堪只能是采取守势,双手横在前方,准备将这一招硬接下来,这个是现在最无奈但也是最正确做法,同时陈堪在空中调整身形,在空中呈一个马步状。

    “嘭……”陈堪先是感觉自己的双脚一阵剧痛传来,因为落在了地上,又是被人给压下来的,这个人整只脚的力量首先是作用在陈堪的两条腿上,自然会先感觉疼痛。

    随后就是感觉两手剧痛,因为两手在空中还不算是硬抗这一脚,等到脚着地之后,双手才算是抗下这一脚。

    不过陈堪现在没有时间调整,那个人的右脚脚尖如同一杆枪一样,直直的扎向陈堪的喉咙,这一脚要是被踢实了,那陈堪必死无疑。

    陈堪立马双手合在一起,这一招他在动画片《七龙珠》中看到的招数“排球拳”,这一拳正好打在那人的脚尖上。

    就算他是练腿功的,脚尖也是人体很薄弱的一个地方,这样被硬砸了一拳,那个汉子感觉自己的脚尖脚趾骨恐怕是断裂了,一阵剧痛。

    这个也难怪,因为陈堪是愤怒出手的,陈堪平时是好说话,但是明显这个人是要自己的命啊,本来陈堪对之前两个人出手就有些愤怒了。

    不过当时陈堪感觉可能就是出手试探他,但是现在想来那根本不是试探,那是要人命啊,只不过是因为两个人的实力还不到位,陈堪才会感觉是试探。

    而现在出手的这个人,那真正的表现出要人命了,一开始在空中的一招“车轮式”,加上后来的“凤凰展翅”,陈堪认出来这个是北方潭腿的招数。

    要不是陈堪基本功扎实,刚刚那一脚,陈堪绝对接不下来,那一脚劈中头部,就算白痴也知道会怎么样,第二脚就直接朝着喉咙攻击,这不是切磋,这是要人命。

    既然对方要自己的命,那陈堪也就不会留手,没错,虽然接受过高等教育,下手不够很辣,但这并不意味着陈堪没有脾气,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

    “阁下好武功,我们还以为是洋人的走狗,看来是误会!”陈堪还没有说话,那个站好的方脸汉子抱拳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