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鬼夜行之灵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红嫁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糟了,姐姐来了,大哥哥你快跑!小艾着急道,说着便拉着张小疯的手往门外跑去。

    等等,小艾,你姐姐与我无冤无仇,我相信她不会伤害我的。张小疯义正言辞的说道,如同大树一般“扎根”在了原地。

    嘴上说着天真的话,心里却在暗自流泪:“尼玛,要不是为了任务打死我也不敢往这儿跑啊!”

    哥哥,你不知道,姐姐她最痛恨的就是你们这些男人,要是让她发现你在这儿,一定会杀了你的。”小艾急切道。

    不是我不想走啊,是我根本就不能走嘛!张小疯都快哭了。话说,就算现在要走也晚了不是?

    对吧,大姐姐。张小疯表情颇为无奈。

    此刻,一个身着古典红色嫁衣的女子出现在他眼前,那轻柔的发丝,迷人的瞳孔,雪白的肌肤,精致的面容,再配上那令人心醉的血色红唇。如果不是有着阴阳眼,张小疯真怀疑自己认错人了,这哪里是什么女鬼活脱脱一大美人儿嘛!

    咯咯咯~

    小弟弟你不怕人家嘛?红衣女鬼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嘶!这销魂蚀骨的声音,顷刻间张小疯就被电得“外酥里嫩”。

    怕?不不不,这么迷人的大姐姐我爱慕还来不及,怎么会怕呢?张小疯一脸痴迷地说道。

    咯咯咯……看见张小疯那副傻样,红衣女鬼忍不住掩嘴娇笑道。

    这一笑,百媚生娇

    这一笑,倾国倾城

    这一笑,魅惑众生

    这一笑,张小疯彻底的傻了

    这是何等的人间绝色,世间尤物?

    张小疯作为一名多年的老处男,此刻更是可耻的石更了。

    哼,登徒子,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红衣女鬼发现了张小疯的“异常”羞怒道。

    姐姐长得如此迷人,小生早已拜倒在了姐姐的石榴裙下,愿做那裙下之臣,不知姐姐可否答应?张小疯拱手认真道,此时红衣女鬼更是羞红了脸。自己见这名少年模样生得清秀本想要逗逗他的,没曾想竟被他反调戏了,这叫她怎能不羞?见过胆大的、见过胆儿肥的,但敢如此光明正大调戏她的还是头一回见。

    过了半会儿,“呵呵”有趣,实在有趣。这么多年来,敢和老娘这么说话的早死了。

    你小子不怕死吗?小心我吸干你的血!红衣女鬼神色“狰狞”的说道。

    姐姐又不是僵尸干嘛要吸我的血。张小疯盯着女鬼意味深长的邪笑,似是有恃无恐。

    额(⊙o⊙)…这道也是啊,女鬼一时语塞。

    嗯,那好,看你长小子长得还算俊俏的份儿上…

    见张小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红衣女鬼颇为疑惑:难道他有什么底牌?我先试他一试。

    说吧你想怎么死?女鬼语气生冷如寒冰。

    姐姐,不要啊!小疯哥哥他是好人!你放过他吧,小艾不想他死!

    如果不是没有眼睛的缘故,估计小艾早已泪眼模糊了。而这一切,张小疯自然看在眼里。

    哎,真是个傻丫头。放心吧,哥哥一定会治好你的眼睛的。想到这里张小疯不自觉得握紧了拳头。

    你个死丫头,竟然帮着外人说话?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姐姐,真是白疼你了。见小艾偏帮一个外人女鬼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了,便嘟着小嘴儿气鼓鼓的说道。

    姐姐,我……我……

    我想米青尽人亡!就在小艾不知说什么的时候,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哼!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张小疯傲然道。

    女鬼:……

    恐怖:……

    呵呵!好,你很好!敢这么玩老娘的,你是第一个!红衣女鬼胸都要气炸了。

    小子,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说着女鬼便出手了,一眨眼的功夫就闪现在了张小疯面前,凄厉的血色鬼爪朝着张小疯抓去!

    姐姐不要啊!小艾大声尖叫道,都快哭了。

    嗷呜~生死一瞬间的时刻,

    张小疯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头狼人,眼睛泛着青光身上长满了黑色的绒毛,左手狼爪迅捷探出一把抓住女鬼的手腕,

    右手拿着桃木剑猛烈地向着红衣女鬼的左胸刺去嘴里念叨着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之类的云云。

    (为什么桃木剑要刺向左胸?张小疯给的官方答案是心脏,要害在左边什么的,反正我不信!)

    啊~刹那间,桃木剑便没入半截进去,女鬼没太大的反应,就是白皙的脸上有点红了。

    咦,怎么没什么反应。张小疯不合时宜的发出来声来。不说还好,这一说……

    哼,无耻流氓!女鬼气咬银牙,羞红了脸。女鬼没什么大碍,可想而知张小疯的结局了。

    啊!啊!啊!亚麻蝶!亚麻蝶~

    图书馆,不知何时传来了一阵阵杀猪似的尖叫,听着那声音,像被抱菊了一样。之后的场面,血腥暴力,惨不忍睹!!

    呜呜呜~只见张小疯恢复成了人类蹲坐在地上,身上紫一块青一块的,脸肿得像猪头三儿似得眼眶上还顶着两个熊猫眼,那叫一个惨哟!至于小艾,早在张小疯他们动手前,就让她睡着了。

    呜呜,姐姐我错了别打脸行不?张小疯哀嚎道

    错了?错在哪里。女鬼问到

    我…我不该调戏姐姐,呜呜~

    哦,知道还犯,罪加一等。说着,女鬼又是一脚踢了上去。

    他妈的,以后还敢不敢调戏老娘?红衣女鬼彪悍的问到

    姑奶奶,不敢了不敢了,打死我也不敢了!张小疯老袋摇得像铜铃一样。

    另可得罪小人,莫要得罪女人!此刻,张小疯深深得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谛。

    玛德,没体验过不知其中滋味啊~

    呜呜~可恶!本来想装个比的,终究是实力不够啊…要是我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就好了!!月光下,张小疯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恐怖:鉴于宿主被虐,激发隐藏任务征服红衣女鬼找回男人的尊严!

    等等,别打了!张小疯站起来大吼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红衣女鬼愣了楞,神情错愕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显然没想到张小疯这么有种。

    但是,接下来……

    三十年河东是吧!?

    嗷!不是的不是的

    三十年河西是吧!?

    嗷!误会啊误会啊

    莫欺少年穷是吧!?

    嗷!不敢了不敢了

    一会儿的功夫,张小疯额头上又多了几个包。狗曰的恐怖你他娘的坑爹啊!!张小疯心里欲哭无泪。

    为毛别人得个系统不是装比打脸的就是泡妞收美,我做个新手任务还要被女鬼打?老天不公啊!!!

    额……是这样的宿主:要想成就大事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恐怖尴尬的说道

    屁!你嚯我读书少啊?

    尊严是自己挣得,你没有实力活该被人欺负,怪得了谁?!

    有实力装比那叫牛比,没实力装比那叫……恐怖没有再说下去了。

    没实力还装比那叫傻比。张小疯谈谈说着

    恐怖:你……

    以前,我总是有点实力就不可一世,自从接触到了恐怖系统更是得意忘形了,以为可以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在这个世界肆意妄为,殊不知,这世界的水深着呢。

    说道这里张小疯话语顿了顿。所以,谢谢你恐怖,还有美丽的女鬼姐姐。

    说着,张小疯目光“深情”的望着女鬼,在那般炙热的目光下,女鬼羞红了脸。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嗯。那,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张小疯温柔的说着。

    我…我叫雪红衣,女鬼声如蚊吟

    雪红衣,很动听的名字,如你一般的迷人。

    那以后我可以这样叫你吗,红衣?

    此时,红衣的脸像熟透了的小苹果

    咳咳,我说你小子泡妞就泡妞能别那么肉麻吗,把人家姑娘的脸都羞红了。恐怖的声音在张小疯脑海里浮现

    你还好意思说,你和红衣和着伙来骗我,我的脸现在还肿着呢。张小疯大呼冤枉

    咳咳,我这不是为你好嘛~恐怖心虚的说着。

    其实,红衣是个可怜的孩子。很小的时候父亲和她母亲不和,离开了家抛弃了她们母女,她的母亲却把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在了她的身上,而这一切却要几岁大的孩子来承担。孩童的时候本该享受父母的宠爱,她却要一个人忍受……这些痛苦。就这样她在母亲的怨恨下长大,直到十八岁那年,她母亲要她嫁给一个富二代。那个男的是真心对她的还好,可众所周知那个富二代就是个花花公子不知祸害了多少女子,要红衣嫁给他摆明了是想把她往火坑里推!终于,在母亲的压迫下,从小在那样的环境里长大,早就养成了偏激性格的红衣,穿着嫁衣在浴缸里割腕自杀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